几分相似

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

【YOI / 奧尤】被忘在機場的泰迪熊 (旅客x機場人員設定)

三月三生:

身為泰迪熊控的我必須寫這篇,靈感起源於這則報導:https://news.gamme.com.tw/1466352

報導內容概述:
俄羅斯有位小女孩要出國時將新買的泰迪熊遺忘在機場,之後媽媽寫信給機場人員請他們保管熊熊過段時間會去認領,在小女孩領回泰迪熊前他們將熊熊作為機場的VIP招待,並拍下熊熊的生活照片回信給小女孩。


*短篇,機場人員paro
*內含些微夫夫串場。
*旅客(奧塔別克)x 機場人員(尤里)
*年齡操縱約二十多歲,尤里的頭髮長度大概過肩




當一隻有著黑色粗眉毛的淺棕色玩具泰迪熊塞到尤里懷中時,他除了不耐的挑眉外還想將手中的布偶砸到銀髮前輩的臉上。

不過當他再多看一眼那神情呆滯的泰迪熊與感受到手中的軟綿觸感後,不悅的情緒倒是壓下不少。

「請你保管到失主認領回去前♡」
「哈?」

可在聽完前輩的要求後他又重新燃起了將前輩的臉當作標靶的念頭。

休息時間尤里撐著單邊臉頰,百無聊賴的盯著那隻被他擺放在辦公桌上的粗眉毛泰迪,淺棕的軟毛上有些許歲月的痕跡,黑色的眼珠沒有生氣更顯呆滯,是個隨處可見甚至不被他稱上可愛的泰迪熊;他想過失主也許是哪個年紀小的旅客或是準備帶給孩子們禮物的父母,只可惜在有著日本籍、且被自己稱為豬排丼的同事告訴他真相之後,尤里更想把泰迪熊當作投擲物來回敬丟給他麻煩的銀髮前輩。

「失主是個哈薩克籍的成年男性喔。」
「......」

聽說是登機前不小心從沒拉好的隨身背包中掉出來的,而那位旅客在不久前寫信來拜託他們暫時保管泰迪熊,只要對方在哈薩克的事情處理完他就會馬上飛到俄羅斯來認領,然後他的前輩擅自答應了對方、擅自把這項差事留給了自己。

尤里伸出指尖戳了戳泰迪黑黑的鼻頭,體型不大的布偶被他這麼一戳後稍稍的向後方傾倒斜,接著回到原處。

直至下班前他偶爾會看幾眼放在桌上的泰迪,待時間一到,在尤里收拾好隨身物品準備離開辦公室時仍會不放心地回頭看幾眼。

「不放心的話可以帶回家啊♡」
「吵死了不然維克多你自己帶回家如何?反正豬排丼也不會反對吧?」

最後尤里還是沒有將那隻被泰迪熊帶回住處,可隔天一大早他難得的第一位進入辦公室,在看到泰迪熊的當下他放心的摸了摸布偶的頭頂,而早晨的溫度讓泰迪熊的軟毛呈冰冷狀態,這突然的低溫讓他微微蹙了眉頭。

尤里說什麼也不會承認昨晚回到住處時看到自家的貓窩在壁爐旁,他卻想到獨自留在冷清辦公室的泰迪熊,那畫面竟讓他有些不忍心。

朝晨的陽光有些許灑進窗台上,他環視目前只有自己的辦公室並確認沒有其他同事會走進來後,尤里抱起那隻粗眉毛的泰迪熊將其放在有著溫暖陽光洗禮的窗台上。

沒有多久他的手機相簿裡除了自己與貓之外,難得的出現了沐浴在陽光下的泰迪熊。

而當天傍晚他就在一邊和前輩拌嘴、豬排丼一邊努力圓場的狀況下將泰迪塞進背包裡下班回家了;當晚尤里發現他的馬來喜雅貓十分的喜歡這位新來的成員,就連睡覺也要膩著,導致隔天上班前讓他差點帶不出門。





尤里.普利賽提在午休的短暫睡眠醒來後學到了三件事,一是只要和銀髮前輩共事,睡午覺時手機就必須收起來、二是如果在有銀髮前輩的場合忘記把手機收起來的話,就一定要記得鎖屏、三是萬一真的非常不幸的讓銀髮前輩拿到了忘記收起來而且沒有鎖屏的手機的話──

那你IG的發文內容就好自為之吧。

手機裡唯一一張沐浴在陽光下的泰迪熊變成了他IG的最新貼文。

「「真看不出來尤里這麼喜歡這隻泰迪熊。」」

尤里大概沒辦法想像自己此時的臉色有多難看,聽著銀髮前輩和其日本戀人有默契的發言讓他加重了緊握手機的力道,力道之大連手都在顫抖只差沒有捏碎而已。

就在他打算刪掉貼文的同時收到了一個喜歡通知與一則留言,那是個不在他好友圈內的人。

“奧塔別克.阿爾京喜歡你的圖片”

“謝謝你幫我照顧它。”

就算自己剛睡醒的腦袋渾沌,尤里八成也猜得到留言的人是什麼來歷,於是他馬上看向始作俑者的銀髮前輩。

「維克多你又做了什麼?」

「我只是讓泰迪熊的主人關心一下狀況啊♡」

「那這個人──」

「嗯?保管人雖然是你但聯絡失主的人還是我喔。」

當下他真想把前輩那變成愛心的煩人嘴型從臉上撕下來。





最近在工作之餘勝生勇利的周遭發生了有趣卻又讓他頭痛的事情,而這事不外乎都是自家俄羅斯裔的戀人搞出來的,撇除首當其衝的同事不斷炸毛的這點導致自己必須時常圓場外,他倒是很喜歡這種熱鬧的氣氛。

不論是尤里保管泰迪熊的態度還是維克多樂在其中的反應,他看得出來尤里的生氣也沒那麼生氣,頂多是不耐煩的偶爾情緒炸開,一旦恢復冷靜又會默默的接下戀人無理的要求。雖然尤里一開始有些抗拒,不過現在他倒是每天帶著那隻粗眉毛泰迪熊回家,沒有多久這件事就變成了他們的日常。

例如自家的戀人又趁尤里午睡時偷拿對方手機。

「還是算了吧維克多...」

「我不發的話尤里絕對不會發的──哎呀鎖住了。」

然後勝生勇利在內心嘆了口氣,接過手機後他輕輕鬆鬆破解尤里的手機密碼來滿足戀人想做的事──好吧是定期告知失主泰迪熊的消息。

而且屢試不爽。

之後尤里都會在睡午覺的時候將手機收起來,而戀人發現找不到手機就只好將放在桌上泰迪熊藏起來,等尤里醒來後維克多會提出用泰迪熊換手機的條件,然後讓勝生勇利意外的是對方居然吃這套。

「你沒保管好的話奧塔別克會心急吧?」

「...維克多你以後就最好不要禿頭。」

接著他看著尤里咬牙切齒地交出手機。

啊啊、自己都不禁感嘆真是太好騙了。

再過段時日後的某天午休,入冬的氣溫讓辦公室問度下降了不少,正當勝生勇利打算披件外套在午睡的尤里身上的當下,他發現桌上的泰迪熊不見蹤影,正當自己以為又是戀人藏起來時他在尤里的手臂圈內看見泰迪熊的身影。

接著在勝生勇利手機的相簿裡除了自己與維克多之外,多了一張尤里抱著泰迪熊趴在辦公桌上午睡的照片。

噢,他不會說出當晚維克多翻他手機看到照片時那宛如發現珍寶的眼神,更不會說戀人在發現照片之後傳給了誰。





當奧塔別克在飛機上發現陪伴自己將近二十多年的泰迪熊不見時說有多心急就有多心急。

而回到了哈薩克他優先的處理事項不是讓自己回祖國的要事,而是先聯絡俄羅斯的機場人員看有沒有撿到那隻泰迪熊,慶幸的是機場人員願意幫他保管直到自己再次踏上俄羅斯的土地。

「你的泰迪是我們的VIP喔♡」

原以為再跟機場人員聯絡是很久以後的事了,沒想到那位機場人員不但定期與他聯絡還交換了通訊方式。

一開始機場人員只有以訊息敘述向他說明泰迪熊是如何被保管的,聯絡他的人與保管的人似乎不是同一個,奧塔別克先是知道了一個叫做尤里的金髮青年替他保管。

接著某天連絡他的人傳了一個IG的連結給他,點開後他在IG持有人的名稱看到尤里.普利賽提,是那個幫他保管泰迪的青年的名字。

然後奧塔別克在最新貼文看見自家的熊正在辦公室環境的窗台上做著日光浴,他先是放心的笑了,並且留了言。

“謝謝你幫我照顧它。”

他發出的留言整個下午都沒有回覆,直到晚上他才收到IG的通知。

“不謝。”

奧塔別克的嘴角在今日揚起了第二次弧度。

往後他的泰迪熊似乎受到了非常好的待遇,除了做日光浴外,還會被青年帶回家享受溫暖的壁爐、在較冷的天氣裡青年幫泰迪圍上了圍巾、又或者是與機場的人員們一起慶祝聖誕節。

關於尤里的通訊方式除了IG外也都是維克多給的,他們會互動,不過僅此於簡單的幾句對話。

他早在大略翻了尤里的IG時就知道對方是個很美的人,白皙的膚色和過肩的白金色長髮,碧綠的眼眸很像某種礦石,雖然尤里IG平台上的照片除了自己的泰迪熊外,不是工作就是不苟言笑的自拍照。

真正讓奧塔別克在意起對方大概是聖誕節時的那張照片了,照片上頭他看到尤里戴著聖誕帽手中抱著他的泰迪熊,四周圍著其他同事與四散的拉炮彩帶,畫面中間的蛋糕插著蠟燭好像也同時是誰的生日。

當他問起尤里時才知道俄羅斯不過聖誕節,據說是日本籍的同事提出要慶祝的,連同戀人的生日一起;不過這些訊息他都不在乎,他在意的只有照片中的尤里笑得如此和煦燦爛,僅此而已。

而讓奧塔別克確定自己的情感沉淪時的就是維克多在某天晚上傳給他的照片。

趴在桌上午睡的尤里肩上披著一件外套,白金色的髮絲沿著他的肩膀與手臂曲線灑落,側著睡的臉被手臂擋住了一半只露出有著長長睫毛的眼部,最後他看見自己的泰迪熊被對方抱著一起睡覺。

他很確定自己不太妙,那是奧塔別克在近期內第二次有想要快點飛到俄羅斯的念頭。

但他也沒有刻意的去拉近與對方的距離,他們依然像以往一樣簡單的對話,順其自然才是最好的。





自他開始保管泰迪熊也過了將近一年的時間,他從一開始的不情願到覺得這樣也不壞,那隻有著黑色粗眉的泰迪熊看久了也是...挺可愛的。

只不過再過一個晚上那隻泰迪熊就要回到主人的身邊了,尤里替這隻布偶感到高興,卻也替自家就要失去玩伴的貓感到難過,還有自己也有那麼點的不捨。

室內壁爐的炭火將房間映出微微的橘紅色,他的貓依然是窩在熱度旁並緊緊的抱著布偶不放,而他則是慵懶的躺在床上,一邊用手指梳開金色的長髮、一邊用另一隻手敲著手機鍵盤。

尤里告訴奧塔別克明天他一定很難把泰迪熊帶走,因為自己的貓說什麼都不肯放開,雖然他不知道自己的貓到底對那隻熊有什麼執念。

「看來我的熊過得很好,那你呢?」

「差不多像這樣吧。」

片刻後他傳了自家的貓正舒服的躺在地毯上緊緊抱著泰迪的照片。

「牠很親人,你明天來可以順便看牠。」

「好,我會去看你的。」

當下尤里沒有特別在意對方使用的詞彙,而到了隔天,更甚是很多年之後他才知道奧塔別克早有那種意思,不過這些都是後話了。

在他努力的說服自家的貓放開泰迪熊沒有多久大門的門鈴就響了,尤里一手抱著那隻熊,另一隻手打開玄關的大門;當大門開啟時他看見的是對方的胸口,奧塔別克比他想像中的還要高出許多,以至於自己必須抬起頭才能正視對方的臉。

尤里沒有反應過來的是,在他昂首的瞬間第一次見面的哈薩克男人以雙手捧著他的雙頰,因外頭的低氣溫讓對方手上的冰冷傳到了自己的臉頰上,在尤里想要避開臉上的寒意時他聽見了奧塔別克的沉穩的嗓音。

黑色寬領口的居家服襯出白皙的皮膚,臉頰附近的膚色倒是呈現白裡透紅,過肩的白金色長髮因沒有特別梳理而慵懶散亂,微啟的唇沒有因為天冷而乾裂反而依然紅潤,碧綠的眼眸很像某種礦石,奧塔別克終於想起來是一種叫做翠銅礦的礦石。

「嗯,真的是很美的貓。」

尤里與對方四目交接許久才意識到奧塔別克的話中有話。

即使從泰迪熊呆滯的黑色眼珠中也能映出主人的著迷神情,與聽出弦外之音的金髮青年臉頰上的羞紅。

评论

热度(265)

  1. 几分相似三生 转载了此文字
  2. ❤宇智波控迷妹無極限❤三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