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分相似

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

【YOI / 奧尤】在那之後的他們(被忘在機場的泰迪熊續篇,旅客x機場人員設定)

三月三生:

謝謝大家的喜歡,如果沒有大家的支持與迴響或許這個續篇就不會出現,希望續篇的文字也能讓各位看得愉快!

*會開車,車票在下面喔!
*機場人員paro
*為《被忘在機場的泰迪熊》一年後的續篇
*旅客(奧塔別克)x 機場人員(尤里)
*年齡操縱約二十多歲,尤里的頭髮長度大概過肩



牠喜歡在壁驢中的火燒著木炭的劈啪聲中醒來,艷紅的火花代表著俄羅斯正處於寒冷的冬季;睜開雙眼的那瞬間牠能看到點點的火星在空中飄動,更能看到那隻表情呆滯無神的粗眉毛泰迪熊。

靠近壁爐旁的羊毛地毯是牠的特等席,只要寒冬到來自己就會在這裡悠閒地度過整個冬天;而剛睡醒的喜馬拉雅貓不確定現在是幾點,不過就窗外的天色與床上沉穩的呼吸聲,牠多少能判斷現在還不是主人起床的時候。

噢,忘了說還有他的戀人。

來自哈薩克的男人十分沉穩,雖然牠還沒完全地摸清楚對方的脾性,但就從主人臉上表情的變化來看男人說不定是個好人。

牠在這個家中已經陪伴主人許久,自小甚至到了現在,主人的喜怒哀樂牠也都清楚;牠看過主人喜悅時的神色、卻沒看過他在雀躍之餘找尋著某個人,牠看過主人生氣時的表情、卻沒看過他在生悶氣時透露出來的撒嬌,牠看過主人哭泣時的眼淚、卻沒看過他在掉淚後的被安慰,牠看過主人開心時的笑臉、卻沒看過他在笑開時眼裡的羞澀。

──而這一切獨有的表情都僅僅出現在奧塔別克這個男人面前。

主人這一年來的情緒表現遠比牠眼前的泰迪熊還要豐富許多,牠還記得前年主人將泰迪熊帶回家時自己就對著那平凡的布偶一見鍾情了,然後在那一年裡除了主人的上班時間外牠徹底的霸佔了泰迪熊,接著在去年的現在泰迪熊的主人出現,並從牠身邊搶走、不對,是要回泰迪熊。

那天和今日一樣低溫寒冷,牠看著主人費了不少力氣從自己的肉球中拿走泰迪,然後隨著主人的腳步玄關的大門隨後被打開,那是牠第一次見到奧塔別克。

「嗯,真的是很美的貓。」

牠在男人說出口的話語、及看不出任何情緒的眼中察覺到了讚嘆與墜入情網的迷戀。

像是看著好戲般牠坐正並興致富饒的晃著尾巴,此時主人的臉頰上盡是從未見過的緋紅;最後牠在氣氛從曖昧轉為尷尬前跑向前去解圍,自己討好般的蹭著哈薩克男人的小腿並在其周圍打轉。

「我就說牠很親人吧。」

「是呢。」

如果牠今天能開口說話,當下牠想對主人說的不外乎絕對是「這個男人剛才最想親的就是你」。





「勇利──這隻小熊迷路了耶──」

當它一個不小心從奧塔別克的背包裡掉出來後,第一個找他搭話的不是驚嘆著“媽媽這裡有熊熊!”的小女孩、也不是在機場來來往往的任何一個旅客、更不是危險到會把自己當作垃圾拿去丟的清潔人員。

在看到對方身上的制服時它馬上就知道眼前這位銀髮男子是機場人員。

男子將它撿起來並拍了拍自己身上沾染的灰塵,隨著呼喚聲男子的身後來了一位黑髮的青年。

「看來得送到失物招領處了。」

黑髮青年話一說完,抱著自己的銀髮男子突然撲到青年的身上蹭啊蹭的,其實要擁抱要親熱都好,只是它現在被兩人夾在中間,即使是泰迪熊也是會感到難受的啊。

「我如果將小熊帶回家的話勇利會吃醋吧?」

「不...」

「那就交給尤里吧♡」

「......」

誰?銀髮男子口中的尤里是誰?它直覺就算名字的發音一樣也絕不會是眼前的黑髮青年。

黑色粗眉毛的泰迪熊頓時覺得自己的未來一片堪憂。

──而當它真正見到尤里的那個瞬間,那已經不是以一片堪憂能夠形容的程度了。





它很想念奧塔別克,非常非常想念。

大概是自它被奧塔別克擁有之後就很少有機會看見其他人了,當自己被銀髮男子塞到另一個人手中時,它看見的是一位有著碧瞳與白金色長髮的俄羅斯青年;那是它第一次見到尤里,縱使尤里的臉上帶著詫異仍舊不減對方容貌美如妖精的事實。

──當然這個想法就在下一秒對方的臉色轉為不耐煩後徹底煙消雲散。

它十分緊張自己會不會因為尤里手中過重的力道而被捏壞,也數度差點被當成投擲物來攻擊一開始撿到自己的銀髮男子,更為銀髮男子毫無警覺意識的笑容感到憂心。

當它被放在尤里的辦公桌上時,對方百無聊賴地撐著單邊臉頰,一邊伸出指尖戳了戳自己的鼻頭;它猜不透尤里複雜的眼神裡在想些什麼,不過如果今天自己是個有生命體的話,它現在絕對是因害怕而止不住地發抖。

直到尤里下班的那刻,對方總在跨出辦公室前多回頭看自己幾眼,它知道那個眼神裡帶的情緒,那是過去奧塔別克要出門卻將自己放在家中時回頭看著自己的表情。

當夜幕來臨時辦公室完全陷入黑暗,沒有暖空調的低溫雖然不會讓它難受,但身上的軟毛卻會因此陷入冷冰冰且僵硬的狀態,這讓它實在是喜歡不起來。

在空無一人的辦公室內它很想念奧塔別克,非常非常想念;它只希望奧塔別克能夠盡快來把它帶回家。

而窗外漆黑的夜慢慢轉為深藍、再由深藍漸漸染上朝陽的暖黃時它就知道又是另一個早晨的來臨,接著不知道過了多久,它看見尤里第一個踏進辦公室並在走近辦公桌時摸了摸自己的頭,微微蹙起的眉頭不像是昨日的不耐反倒是像擔心。

最後它在充滿不解的意外情緒中做了個舒服的日光浴。

它看著尤里拿起手機幫自己拍了張照片,並在手機的另一端看到那宛如灑在自己身上、朝陽般的溫暖笑容。

這讓它想起奧塔別克還小時剛拿到自己時就是如此地笑著,直到現在亦然。

當天下午它就在尤里與其他同事的拌嘴聲中被塞進背包裡,它開始發現尤里有部分的不耐是為了掩飾害羞的情緒而產生的反差,且在“其實這個人並不壞啊”的想法中來到陌生卻暖和的家中。

在看似高貴卻活潑好動的喜馬拉雅貓朝它直撲過來時,它還以為自己會看見作為泰迪熊陪伴在奧塔別克身邊的生涯走馬燈、甚至從此看不到奧塔別克。

所幸尤里家的貓在抓住自己之後就那麼緊緊地抱著自己並賴在壁爐旁的地毯上,壁爐中的火所發出來的溫度讓它覺得十分舒服,喜馬拉雅貓偶爾會用頭蹭蹭自己、或是用肉球對著自己輕輕拍打;它清楚在奧塔別克將自己帶回去還需要一段時日,但它倒覺得在回去前這樣的日子也不壞。

那天之後它每天陪著尤里上下班,其中這段日子它看著尤里在午睡時被銀髮男子偷偷拿走手機、偷偷在IG上發文,然後從對話得知奧塔別克看到了自已的照片;而只有它知道奧塔別克的那則留言的回覆是尤里猶豫許久才發送出去的,當晚尤里將自己抱在懷裡並以枕頭作為墊背窩在床上,它能看到手機的手機畫面一直停在奧塔別克的留言處,更能看到尤里打了些什麼又刪掉,在反覆的打字與刪除後他最後只送出了“不謝”兩字。

最後尤里點進奧塔別克的IG裡,裡面不外乎是自己和奧塔別克充滿回憶的日常與旅遊照片,接著尤里的下巴輕壓在它的頭頂,帶著笑意的語調從它的上方傳來。

「真是個疼愛你的傢伙。」

這時候它還不知道奧塔別克對自己的疼愛會在不久後的將來分給尤里許多許多,雖然偶爾會吃醋但它不介意,因為它清楚尤里的好值得奧塔別克這麼做。

奧塔別克愛著尤里,它亦然。

它和尤里一起度過許多有趣的日子,不論是銀髮男子在尤里午睡時將自己藏在尤里的背包內以威脅對方交出手機,雖然尤里最後得知自己只是單純地從辦公桌上轉移到背包內而炸毛了一番,但從那之中流露出的擔心它還是感受得到的;或是天冷的時候特地去買孩童用的圍巾替自己圍上,儘管尤里解釋那是自己小時候用過的,不過那一對戀人就是一臉不信的樣子;還有它更是體驗了許多人一起慶祝的聖誕節與銀髮男子的生日,慶祝時它難得看到了尤里燦爛的笑顏。

再不然就是在閒暇的放假時間尤里會打開視訊通話讓自己和奧塔別克見上一面,偶爾閒聊偶爾說點關於彼此的事情。

那是它第一次身邊沒有奧塔別克卻過得愉快的冬季。

最讓自己感到安心的就是尤里會在冬天最冷的時候抱著自己睡午覺,就像奧塔別克小時候會抱著它入眠一樣。

當然尤里在不知情的狀況下被拍了照片、甚至被傳給奧塔別克也都是之後它回到哈薩克的家才知道的事情了。

在回到哈薩克後它時不時會想念遠在俄羅斯的尤里還有那裡的一切,當然它清楚奧塔別克更是如此。

它永遠忘不了奧塔別克帶著它回到哈薩克後偶爾會從手機裡翻起那張照片看的神情,這時它才真切的意識到總是抱著自己的男孩也已經長大,早已是個會去學著愛著別人的男人了。

雖然起初會不免有些失落,但又在過了一年之後它與奧塔別克回到了那個有著尤里在的家,或者又該說它往後會住在奧塔別克與尤里一起疼愛它的新家。

那個讓他們真正擁有彼此的家。





牠這次的回籠覺睡得有點久,睜開雙眼時窗外的天色已經比自己第一次醒來時還要明亮許多,壁爐中的炭火有被添加過的痕跡,粗眉毛泰迪熊依然被牠抱著,而在聽到外頭的廚房多了些吵雜聲時牠也猜到床上的兩人已經醒了。

拉起背脊牠伸了個懶腰,稍稍甩動了身上的毛之後牠將泰迪熊輕輕咬至床上,在離開臥室後牠筆直地朝廚房走去。

客廳的時鐘顯示現在已是吃中餐的時間,今天牠重要的兩個人正好都休假可以陪陪彼此,自奧塔別克與泰迪熊搬來住之後也有好一段時間了,起初牠也只是好奇能在主人身上看到什麼不一樣的情緒,最後觀察那兩個人互動已經變成了日常中的興趣。

牠靜靜的在離餐桌不遠的前方坐著,然後牠看著主人端著準備好的簡單料理忙進忙出,奧塔別克則是一邊收拾著廚房邊跟主人聊上幾句。

最後奧塔別克從廚房出來時順勢地從正在餐桌上擺盤主人背後貼上自己的身軀,並將雙手環繞上圍著圍裙的腰間,男人把下巴埋到主人的頸窩間,因為主人的長髮遮掩讓他有些看不清楚男人的表情,不過牠大概看得出那人的鼻尖順著頸部的線條上下游移,奧塔別克很明顯的在索取戀人的氣味,縱使雙眼低垂也掩飾不住其中的渴望。

「做什麼?」

「餓了。」

「不是已經好了嗎。」

「現在能吃嗎?」

「就說了可以吃了。」

牠聽著主人與奧塔別克一來一往的對話,起初主人對奧塔別克最後的疑問沒有什麼反應,接著在沉默幾秒後牠看見奧塔別克的手不安分的在主人的胸前游移,下個瞬間自家主人從臉頰到紅到耳根,接著迅速的從桌上的料理中夾了顆一口大小的馬鈴薯並轉身直接塞進身後人的嘴裡。

「晚上再吃!」

奧塔別克一邊咀嚼著食物一邊露出笑意的神情在牠看來實在是有些微妙,而主人則是繼續埋頭處理桌上的午餐,耳根子倒是還紅得不行;看來今天晚上牠必須帶著泰迪熊到別處好好迴避了。

諸如此類的互動差不多就是他們兩人同居後的日常,牠知道在那之後家中的氛圍有著許多改變,但牠也說不出這之中到底多了什麼,一種暖暖的、卻又令人感到泫然欲泣。

牠的主人在情感上有些遲鈍,但並不笨;差不多是在他們第一次面後又過了半年,牠發現牠在奧塔別克眼中看過的迷戀出現在聊著通訊軟體的主人眼中。

最後最後、他們笨拙的向對方坦白、然後笨拙的相戀、然後同居之後笨拙的在每天早晨給彼此一個雖然輕柔卻意義深重的吻。

這兩個人總是笨拙的學習著如何去愛、去付出愛;奧塔別克總在早晨為主人梳理他的白金色長髮、偶爾會綁起馬尾,此時主人就會依賴般的將整個身體靠在男人的身上,有時一個仰頭他的主人會將奧塔別克的頭向自己拉去並獻上自己的唇。

睡前他們會一起窩在床上聊聊當天發生的瑣碎小事,他的主人很喜歡趴在奧塔別克胸口上睡覺,並沒有誰特別去問起原因,倒是主人自己說出來了。

──因為聽著心跳聲我能知道你就在身邊。

他們也不可能總是這麼的平和而完全不爭吵,每當有爭執時他的主人總是最為激動的那個,而奧塔別克頂多偶爾說個幾句,有時候他的主人會因又急又氣而掉下眼淚,當然掉眼淚的時間絕不會超過三秒,因為下一刻他就能看到奧塔別克將主人拉進自己懷裡且緊緊擁抱著安撫。

──奧塔別克說過他最捨不得尤里的眼淚。

雖然奧塔別克的泰迪熊有一半的時間都在自己這裡,可男人將尤里佔有的時間多到讓自己開始有些吃醋了,同時自己也高興他的主人找到了可以一起依賴的另一半,不管怎麼說貓的壽命總是比人的短,對嗎?

不管是在這寒冷的冬季裡亦或是許久後的未來,這讓人泫然欲泣的溫度與日常將會繼續。

因為他們是如此笨拙的用盡全力深愛著彼此。


上車這裡走:


FC2:http://march303.blog.fc2.com/blog-entry-13.html
微博:http://www.weibo.com/6088465480/EqIGmb4VW?from=page_1005056088465480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484341019178

评论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