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分相似

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

【奥尤】饲养游戏43

小野小丁:

  【四十三】


  今晚的宴会是一场商业应酬,不仅云集了许多富商,就连叔父和那位意欲与阿尔京家结亲的老资本家巴比切夫也出席了。


  作为最年轻的家主,奥塔别克的出现总是吸引着众多目光和关注,他自十八岁接管阿尔京家,至今已有三年,却一直没有传出婚讯,甚至坊间还流传着他在家饲养少年的消息,更是有偷拍到的照片为证,让人无法不往深处去揣测。


  奥塔别克应付着他们的试探,好不容易等到舞会开始,才得了歇息的余地。


  他对这些素来不感兴趣,既没有邀请舞伴,也不应邀,只是一个人坐在一旁的酒席上安静地喝酒。


  香槟一杯接一杯地送入喉中,回想刚才那一群人所说的话,他不禁觉得心情烦闷。


  他和尤里的事,还轮不到别人去说三道四,更不可被人亵渎和染指,可是流言蜚语并不会就此而停息,再继续下去他担心终有一天会真正伤害到尤里。


  举起的酒杯正要送到唇边,忽然间不知从何处递过来了一只杯子,在自己面前轻轻挡了一下。


  “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有点陌生又有点熟悉的女声在耳边响起,让奥塔别克不禁抬了抬眼。


  酒红色的卷发,算计而又精明的眸光,一脸深沉和难以猜测的笑意……


  竟然是米拉。


  奥塔别克并不想跟她说话,只是一倾杯,悉数将杯中的酒液饮下。


  米拉毫不介意,将自己手中的杯子搁在桌上,而后笑了笑,问道:“怎么样?听了一晚上的蜚短流长,是不是觉得很烦?”


  “那也与你无关。”奥塔别克冷冷道。


  米拉点了点头,“当然跟我无关,只是难为了阿尔京少爷和他的那位宠物了。”


  “米拉小姐。”奥塔别克蓦地将杯子搁下,却因为力度太大,以至于杯底与桌面间相互碰撞,发出了清脆刺耳的声音。


  只见他神色凛然,眸光中尽是严肃,如果不是长年累月的良好教养与容人的脾性所使然,对于米拉前一刻的不敬之语,他完全可以对她动怒。


  “请你给我收回‘宠物’这个说辞。”他深吸了一口气,道,“我从来没有把尤里当成宠物,他是我所喜欢的人,所以请你尊重他。”


  米拉愣了愣,似乎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竟可以把这个男人逼至濒临爆发的境地。


  过了片刻,她才嘲讽般地笑了起来。


  “好,我道歉。”端起面前的酒杯,米拉利落地喝光了里面的酒,才又道,“可就算今天你能阻止我一个人,他日也没有办法堵住所有人的嘴巴,没错,你是阿尔京家的家主,可那个无名无分的少年,他算什么呢?就算你把他养在身边,把他保护得再好,难不成你认为在他心目中就不会有一丝落差?”


  说到这,她忽然间站起身,走到奥塔别克身边,贴在他的耳边小声道:“不要小看这一丝落差,也许它就是你们决裂的缝痕,只等哪一天再加一把外力下去,让你们之间辛苦筑造的感情顷刻间土崩瓦解。”


  “那就感谢你的‘好言相劝’。”奥塔别克同样站起,与她拉开了一点距离,“我一定会好好处理,不劳米拉小姐费心。”


  米拉耸了耸肩膀,“我说过的,我们的交易并不会到此为止,阿尔京先生,或许有一天你总会明白我今天说过的话,到那时候你再来找我也不迟。”


  说到这,她扬起漂亮的双唇,绕过奥塔别克而去。




  米拉的话并不像是危言耸听。


  回来的一路上,奥塔别克一直在思考着这一件事情。


  他虽然在宴会上喝了不少酒,但是身上的酒气并不重,只因为有了心事,才会觉得头痛异常。


  雅科夫见他脸色不太好,把他载回去后,便让莉莉娅给他热了牛奶。


  奥塔别克原以为尤里会像往常一样等自己回来,可没想到进门以后,竟发现客厅的沙发是空着的,也不见那个熟悉的身影。


  问了莉莉娅,结果却得到这样的答复:“他回来之后什么也没吃,就跑回房里去了。”


  听到这话,奥塔别克忍不住皱起了眉,连牛奶也顾不得喝,就径自提步往尤里的房间走去。


  还以为他又会像前几次那样会把门反锁,没想到这次却轻易就把门打开了。奥塔别克进去后,发现房间明晃晃地亮着灯,尤里正坐在床边,背向着自己。


  直到走近,他也不抬一下头。


  奥塔别克于是停下脚步,站在他的身后对他道:“莉莉娅说你回来之后什么也没吃。”


  “嗯。”得到了只是一个冷淡的反应。


  奥塔别克深吸了一口气,心中莫名地为此感到一股烦躁。


  “所以你这次又在闹什么脾气?”他忍不住伸出手去,按住少年的肩膀,将他掰向自己。


  然而,在对上少年的眸光的那一刻,他手上的动作却忽然间顿滞了。


  ……那其中的黯淡与冷漠,是他所从未见过的。


  尤里垂了垂眸,把他的手轻轻拿开后,才道了句,“奥塔别克,我不饿,谢谢你的关心。”


  听着他连对自己的称呼都变了,奥塔别克不禁睁大了眼睛。


  “你到底在说什么?”他极力忍耐着,好不容易稍稍平复了心情,才又俯下身去抚上少年的脸,尽量用像平常一样温柔的语气对他道,“好了,别闹了,就算再生气也不能不吃东西。”


  尤里却笑了,笑得毫无温度。


  “怎么?你是担心把我饿死了,就得又再费时间去寻找下一个替代品?”


  听着他讽刺的话语,奥塔别克心口一窒,隐隐地涌出了一股不祥。


  “什么替代品?”


  他的眸光一沉,突然留意到了少年手上的东西。


  “你到底拿着什么?”他眉心紧蹙,想要把它夺过来,却被尤里狠狠地避开了。


  “我拿着什么你应该心知肚明的。”只听尤里冷笑一声,“多亏了它,我终于想明白你为什么要把我养在你的身边,还要跟你玩那种恶心的恋爱游戏!”


  就在他说话的瞬间,奥塔别克终于看到了他手上拿的东西。


  ……竟然是那张照片!


  只见他马上变得脸色铁青,瞬间沉声道,“还给我。”


  尤里微微愣了一下,很快便又恢复了那一脸悲哀的笑意。


  他只是在一个不经意的瞬间发现了这张照片,却没想到因此而知道了这个男人一直深藏的秘密。原来他所有的喜欢都是虚假的,他所钟情的不过是这副极为相似的容貌,而不是尤里·普利赛提!


  “我还记得刚来到的那一天,你说因为看见我的嘴角上有淤痕,所以让莉莉娅替我做全身检查。”尤里失神地回忆道,“那时候,莉莉娅说我的身上有几处疤痕,但只要不在脸上就行了,我还一直奇怪她为什么要说这种话……”


  说到这,他忍不住抬起眼看向面前的男人,“但我现在终于明白了,原来我之所以会被你青睐,全因为这一张脸,因为这张跟照片里的女孩长得一模一样的脸!”


  奥塔别克握了握拳,却坚决否定:“我喜欢你,并不是因为你的容貌。”


  “那在你决定把我养在身边的时候呢?你敢说,你不是为了这个才愿意花钱向维克托买下我?”尤里抢过他的话,颤声道,“说什么从第一眼见到我就有一种认识了很久的感觉,亏我一直为这种蹩脚的谎言而傻傻地感动,我真宁愿你从一开始就对我说出这个真相,起码不会让我觉得你那么虚伪!”


  “那个女孩只是我年少时候遇到的人,那时我们还小,根本不会有男女之间的感情。当初我确实有为你跟她长得相似而感到惊讶,但你并不是她的替身,而我也不是光凭这点就决定把你买下的,因为真正吸引我的是你,你的一举一动,一怒一笑,没有一处不让我感到心动不已。”


  眼看着尤里的眼眶渐渐发红,奥塔别克于是上前,轻抚着他的眼角,又劝道:“尤里,把照片还给我,之后的事情我会跟你解释的。”


  然而尤里却始终紧紧攥着那张照片,不肯放松。


  奥塔别克深叹一气,只好问道:“你要怎样才愿意相信我?”


  尤里猛地抬起头来,对上他的视线,咬了咬牙道:“我不知道那个女孩跟你之间有过什么过往,但我知道只要我这张脸一天还在你的面前出现,你对她的思念就会只增不减,除非你愿意把她从你的世界里面一笔勾销,否则我不可能相信你接下来说的每一句话!”


  “那是一段回忆,你要我怎么一笔勾销?”面对着少年的无理取闹,奥塔别克终于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一股狠劲上来,便抓住了他的手,意欲抢回那张照片。


  尤里抵命地反抗,眼看着照片就要被夺回,他连忙低下头去用力咬住奥塔别克的手腕,就在他吃痛松手的那一瞬间,尤里马上捏住照片,将它撕成粉碎。


  “啪——”


  一瞬间,只听清脆的巴掌声在二人之间响起,尤里的手心还躺满了那些碎片,脸却已经歪向了一边,上面浮出了一个清晰而鲜红的掌印。


  奥塔别克的手也滞在了半空,他看着那还有些发麻的掌心,似乎也意想不到,自己竟会做出这样的行为。


  他打了尤里,扇了他一耳光子。


  他明明爱这个少年爱得那样小心翼翼,那样珍而重之,怎么可能会舍得打他……


  心里犹如被千刀万剐了一般,他缓缓地垂下手,只觉浑身上下都痛得难受。


  尤里缓缓地垂下头来,左脸还在火辣辣地发着烫,身体却如同坠入了冰窟,冷得他已然忘记了疼痛。


  他麻木地笑了一下,将手中的碎片撒掉。这一刻,他忽然很庆幸自己的抉择。


  “放心。”只听他淡然说道,“刚刚撕掉的不过是我自己的照片,你的那张自然好好放在了你的房间里,我又哪里敢动它呢?而且要一笔勾销的也不会是你跟那个女孩,只是我们彼此而已。”




  待续



评论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