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分相似

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

【奥尤】饲养游戏69

小野小丁:

  这章有车,慎阅




  【六十九】


  尤里从未想过,奥塔别克竟会在这种时候突然出现。


  直到米拉让身旁的秘书将那几份合同收起来,他才知道,男人的到来,似乎是跟这几张纸有关。


  米拉的脸上露出了得逞的笑,却让奥塔别克脸色更加凝重,他虽然没有看过合同上面的一字一句,但也知道那一定是米拉精心布下的局,目的就是哄着尤里上钩。


  “米拉,给我马上把那几份东西销毁了。”只听他沉声道。


  米拉耸肩,佯作一脸遗憾地说道:“合同签下就不得随意销毁,这种道理你不可能不懂,再说了,让他替巴比切夫家打工,这也没什么不好的。”


  听到这句话时,尤里不禁瞪大了眼。


  巴比切夫……他想起了这个女人的姓氏,难怪刚刚听到的时候总觉得那么熟悉,这也让他想起来,与奥塔别克有婚约的,正是这个家族。难道……


  这个女人,就是奥塔别克的未婚妻?


  他惊讶地抬头,看向了那两个正用目光交战的人,也不知过了多久,米拉忽然间笑道:“怎么,这你就心疼了?”


  奥塔别克道:“我警告过你,不准对尤里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的。”


  “过分不一定卑鄙,只要管用就行。”米拉说着,又瞅向愣在一旁的尤里,眸底尽是嘲讽的笑意。


  “你……”奥塔别克紧紧地蹙起眉头,“还想玩到什么时候?”


  玩?


  这一个字眼犹如给了尤里痛头一击。也就是说,自己能够被聘进这家公司,都是因为这个女人用来玩自己的手段?


  一瞬间,他只觉脑袋轰轰作响。


  原来他身上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什么好运气,所有一切,都不过是对方想要玩弄自己才弄出来的假象!


  他脸色煞白地后退了几步,甚至碰到了茶桌,把搁在桌边的茶杯弄倒,泻了一地水也无暇顾及。此时此刻,他的脸上除了震惊,就再也没有任何表情。


  奥塔别克见他摇摇晃晃,想要上前把他拉住,然而伸出去的手还没来得及碰上,就见他毅然决然地转过身去,头也不回地冲出了待客室。


  “尤里!”奥塔别克大叫一声,回头瞪了米拉一眼,却也顾不上那么多,只马上掉头跟着跑了出去。


  看着男人消失的背影,米拉这才有了一种任务完成的轻松感。


  秘书抱着那两份合同走到她身边,米拉拿起其中一份,看着上面属于尤里的签字和指模,不禁摇头一笑。


  如此利用,算自己对不住他,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两纸约书,今后无论如何,她都会决意去保护他。


  毕竟,你可是我米拉·芭比切娃唯一认同的“弟弟”。


 


  尤里一路奔跑回去,进了公寓后,他就开始胡乱地收拾自己的东西。


  他的大脑一片空白,此刻除了逃跑,他就再也想不到任何东西了。


  奥塔别克紧跟着冲了进来,见他连门也不关,只蹲在地上拼命拣着那本来就不多的个人物品,那背影一直在强忍般地轻轻颤抖,让他忽地感到一阵心痛。


  “——尤里。”


  轻轻把门关上,他走到少年身后,唤了一声他的名字。


  只见尤里的后背猛地一僵,很快,又强作镇定地继续着手上的动作。奥塔别克皱了皱眉,俯下身去把他冰冷的手抓住。


  “干什么?我又没让你马上搬走。”只听他道。


  尤里想要挣开他的手,却无论如何也挣不开,只好维持着这个姿态,咬着牙死死地说了句:“是,你没有赶我走,是我自己想要离开,可以了吗!”


  “你又想一声不吭地躲去哪里?”奥塔别克干脆伸出另一只手,一把将他揽进了自己的怀里,“你已经躲了我这么久,这样的惩罚难道还不够吗?还是说……”


  话到了这里,他却忽然之间顿住了。


  只觉颈后微凉,他把怀中的少年稍稍推开,但见那晶莹的泪水不停地溢出,把他一双碧绿色的眸子氲得一片湿朦,眸光只是一颤,它们就悉数顺着他的脸庞滑淌下来。


  尤里不是第一次在自己面前流泪,奥塔别克知道,他不希望任何人看见他的软弱,所以每到那时候,总会想法设法不让自己靠近他。


  可这一次不一样,他居然当着自己的面,毫无遮掩地哭泣着,奥塔别克甚至还发现,直到现在他的手还在紧紧地扯着自己的袖子,在自己的怀抱中没有任何要挣扎的意思。


  ……他在需要着自己。


  奥塔别克小心地伸出手去,替他擦掉满脸泪痕,只见他哽咽得愈发厉害,便又再一次把他拥进自己怀里。


“尤里……不要哭了。”


  他感受着少年因为哭泣而升高的体温,呼吸渐渐变重。


  尤里回抱他,双手死死地抓住他后背的衣服布料,不停地收紧,好像怎么贴近都不够一样。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要想到那个玩弄自己的女人居然是这个男人的未婚妻,他就很不心甘。


  “为什么……为什么你可以接受她?”尤里颤着声音道,“她这样子玩弄我,为什么你可以接受她当你的未婚妻……我不明白……我以为,你所挑选的未婚妻,一定是漂亮的,成熟的,温柔的,贤惠的,总之样样都比我好的……可为什么……”


  偏偏是这种性格恶劣的女人?


  “尤里?”奥塔别克似乎有些一愣,“你在说什么?”


  见他不肯回答,奥塔别克于是又道,“你先放开我。”


  “不放!”尤里用力闭了闭眼,那在眼眶里直打转的泪水就被长长的睫毛扇落下来了,“如果我放手,你不会再像现在这样抱着我了!”


  “为什么?”奥塔别克眸光一沉。


  尤里抽噎道:“因为你跟她订婚了,成为合法的夫妻了,你就再也不会只注视着我一个人了,到那时候,你一定会很快把我淡忘掉的,我不想那样!我不要那样!”


  “是吗?”奥塔别克深吸了一口气,“可是当初……你宁愿用死相逼,也要离开我,现在却又说着不让我离开的话,尤里,你的心到底是怎么想的?”


  听到他的这番问话时,尤里蓦地睁大了眼睛。


  是啊……当初是自己决定放下这段恋情的,这个男人,他曾经对自己追寻过,挽留过,可是自己一次又一次地将他推开,如今又有什么资格来对他说出那些不要走的话呢?


  感觉到他的沉默,奥塔别克不由轻叹一声。


  “你看,连你自己都想不出为什么……尤里,我知道过去我们之间的误会太深,不是一时半刻可以解开的,但是,我只希望你记住,无论将来如何,你在我心中的地位是没有任何人可以取代,如果你想,我的怀抱永远都属于你。”他一边说着,一边把尤里的手轻轻挪开。


  离开了他的拥抱,身体好像霎时间变冷了,心里也落空了一块,眼看着他要站起身离开,尤里忽地一惊,便再也顾不得那么多,只伸出手去揪住奥塔别克的衣领,拼尽全力地把他拉扯回来。


  “扑通——”


  两人同时倒在地上,胸膛紧紧相贴,四目相对时,好像彼此的眼中都藏了即将喷出的火花。




  上车请戳→ 【车车车




  待续




关于上章的bug很感谢小天使们提出来,已做了适度修改~原作光虹不喜欢吃火锅,这一点还是应该要遵循原作,所以真的非常非常感谢提出我这个错误的各位!


另外今晚本想放出二更,正好临时有事出了门,结果回家赶码,只能在深夜放文


恩,毕竟开车了,也许放在深夜会比较好(?)总之,再一次希望大家阅读愉快~





评论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