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分相似

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

【奥尤】My Heart 2

一勺乌龙茶:

〈2〉
维克托连着二十三通电话逼得尤里不得不艰难地爬出被窝接电话,那晚过后他一直疯狂训练训练再训练,事实上,他已经一星期没出门了。


尤里接通电话后眼睛一闭又睡了过去,完美地屏蔽了另一头的维克托。


维克托正说着组织上酒会的事,发觉对面完全没回应,他稍稍想想就知道尤里目前的状态,无声地叹了口气。他这个师弟,什么都好,唯独和自己较劲儿这一点,实在愁人,十五岁的小孩儿这么折腾自己,不顾身体破格训练什么的,尤里干起来那叫一个得心应手,把雅克夫愁得一直掉头发,连带着自己也得跟着担心。想了想,维克托熟练地输入一串号码拨过去:“亲爱的,这周那个酒会我带尤里去吧,你乖乖待在家休息嗷~上次任务的伤没好透我是不会允许你碰酒精的……”


一觉睡到自然醒,尤里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这次的训练他很满意,那个总裁最好别撞到他手里。他跳下床,随手把略长的头发撩到耳后,松松垮垮地挂着T恤,窄腰长腿肤白貌美,单论外表,尤里绝对是顶尖杀手,撩人气息一击必杀——“所以那个叫什么阿尔京的亲我完全就是因为“我很好看”吧!”尤里想,他烦躁地揉乱自己的金发,这都什么事儿。


他弯腰拎出袋泡面,小锅里的水正咕嘟咕嘟欢快地冒气,维克托迷倒万千少女的声音突然从门外传来:“尤里奥!开门!酒会要迟到了!”


“?”尤里拉开门,维克托穿着西装戴着手套,笑眯眯地看着他:“哇哦,尤里这身真惊喜呢!”


“……靠!什么酒会?”尤里一脸的“我就问问我才不去”,维克托眯了眯眼睛,突然严肃:“各个组织今年的酒会,至少两人出席,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你和炸猪排饭去。”


“尤里~那个总裁也会来。”


“……”尤里艰难地压抑住暴打维克托的冲动,打不过就要知道憋着,“我马上去换衣服,你给我等着。”维克托愉快地吹了声口哨,对尤里一语双关的威胁完全不放在心上,心想看尤里这只小猫磨爪子最好玩了~


十分钟后他们坐上了维克托的车,尤里那辆卡宴担心会被人追踪,风头上开出来尤里大概会成为组织历史上第一个因为豪车暴露身份的未成年杀手,毕竟不是每个未成年都开得起卡宴。


维克托一边和勇利发短信,一边漫不经心地开口:“尤里奥,明年去学校上课吧。”


“你傻了么,组织的学校我已经毕业了。”尤里靠着椅背养神,闭着眼睛懒得看旁边这个想一出是一出的俄罗斯人。


“我指正常的学校,教数学物理要求穿校服什么的……那种。”


尤里唰得坐直睁眼转头瞪着维克托:“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维克托盯着手机不看他。


“想让我退出组织就……”


“到了。”维克托立刻推开车门钻出去,魅力四射的银发男人立刻被众人包围,截断了尤里没说完的话,尤里定定的坐在车里,半边阴影覆在脸上,睡醒以来的好心情突然没了。


他理了理衣领,藏好薄薄的刀片,钻出了车门。无论如何,今晚先解决那个总裁的事,至于上学……再说吧。


酒会就是各方大佬聚在一起交换情报,买卖交易,谈判合作……再举着一只贵的吓人的杯子喝贵的没边的酒……而已。尤里一向很烦这种仿佛推销自己的社交,他更喜欢用枪或刀片当做自己的名片,那个总裁现在还没出现,尤里端了一杯果酒在角落里慢慢的抿,时不时看看在一众名媛里翩翩飞舞的花蝴蝶维克托。


“啧,披集可把这些都拍下来了,等传到SNS上被猪排饭看见……哼哼维克托你就等着被赶出家门吧哈哈哈哈!”尤里笑着自言自语,一边也偷偷拿出手机对准维克托——


一阵摩托车的轰鸣。优良的排气管发出愉悦的声响,急速刹车摩擦大地带来的尖锐声响,气宇轩昂的黑衣男人跳下他的哈雷,每一根线条都干净利落,他随手把头盔扔给服务生,冷淡的脸上有一点不耐烦。


JJ揽着女朋友嘻笑着招呼:“嘿,奥塔!来和我们吃晚餐吗?”


“不了。”奥塔完全没看那边的JJ,他路过大厅里那些震惊于他出场的惊讶脸,径直朝大厅的第二层走去,即将踏上台阶时他突然回头看向盯着他的人群,视线锁定了某个方向——


众人随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角落里的金发妖精把手机扔回口袋,回视对方,还友好的举起酒杯挂着阴测测的笑向他致敬,众人默默看着这两位明面上八杆子打不着的大佬你来我往,八卦欲望此起彼伏。在一边看戏的维克托抱着小臂,轻佻的吹了一声口哨,好戏来了。


奥塔转身上楼,尤里放下酒杯,看着奥塔别克上楼进了酒会主板人的会议室,慢条斯理地捻着袖口,接受大家齐刷刷要把人戳个洞的注目礼。


你终于来了,奥塔别克。


【TBC】


————————
进入最忙的一段时间,好多脑洞没时间写……
焦虑ing……

评论

热度(18)

  1. 几分相似Ayyyle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