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分相似

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

《告白》木之本桃矢X月城雪兔(月),HE

须臾枉存:

  【阅读声明:本文仅为原动漫作品《魔卡少女樱》(BY:CLAMP)衍生同人作品,耽美向不喜勿入。2011年的一篇脑洞文现在看起来文笔真是哈子卡西[捂脸]】


  【CP:木之本桃矢X月城雪兔(月)】


—————————————————————  


  


 


       木之本桃矢完全是凭借着原始的条件反射伸手抓住朝自己破空甩来的不明飞行物——一个包装花哨、系着绯红色蕾丝缎带的礼物盒。这PIKAPIKA的粉色……啊,有那么一瞬间他思忖,自己是否应该当机立断丢掉这要命的玩意儿。 


       不过命运冷笑着没有给他任何思索的时间。因为几乎是他抓住礼物盒的同时就有一个大声呼唤着他名字的少女毫不羞涩地将他扑倒在身后的青石台上。


     “桃矢~~”


       一贯甜死人不偿命的腔调让桃矢突然觉得无比头痛,当然,当然这也有可能是后脑勺重重磕上青石板而造成的二级伤残所致。不过看在无论是哪一种的始作俑者都是同一人的情况,原因相比之下已经不重要了。木之本桃矢在心底叹了口气。


    “起来,沉死了。”


    “哎~?!可是人家喜欢桃矢嘛~”说着少女的唇就要倾下来。


      喜欢我还是我的魔力啊你这魂淡


    “啪。”桃矢果断的伸出一只手覆住少女小巧的脸庞,就这么毫不怜香惜玉地推着她的脸将她从自己身上推开。少女有些委屈似的看向桃矢,而对方却仍面容冷淡地盯着头顶那片樱云的花苞,直接了当道:“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啊啊,是那个家伙吧。


      少女在桃矢身旁规矩的坐下,以手指梳理自己的长发。其实奈玖榴也是很受欢迎的嘛,同班的男生也好,学长也好学弟也好,很多人都在今天送给自己巧克力什么的嘛……奈玖榴站起身来拍拍短裙上的灰,一伸手环住桃矢的脖颈:“桃矢,我喜欢你!”


    “可是我不喜欢你。”得到了完全不为所动的回答。


    “切…别得意太早了~哼!”少女元气十足的一哼鼻,也不再继续作无谓的纠缠而是干脆的松开了手臂。奈玖榴回头走了没几步,背后桃矢的声音懒懒的飘来:“死人妖…”


    “你对人妖不满吗!”


    “作为一个人妖【重音】是需要有一张漂亮的脸吧。”桃矢一笑,口气格外云淡风轻,“要我说,你啊,还没有雪兔长的好看。”就是这样嘛。


    “桃矢,去死吧!”秋月奈玖榴一本正经的叉起腰,丢下这句话头也不回的沿教学楼的方向离去,长长的头发在空中划过爽利的弧度。桃矢转过身。


      所以说,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啊。


      桃矢向后躺倒在石板上对着头顶的一片粉色花海眯起双眸。


      名字是。


      性格是。


      喜欢吃的东西是。


      身份是。


      是木之本桃矢所喜欢的人。


      少年眯起眼睛。


-------------------------------------------------------------------  


  


       追溯回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倘若,假使,如果,一切表示假设的词汇。倘若有某种力量使什么在如此广阔的宇宙之中交汇,桃矢愿意称之为,命运。


       你啊,是不是已经明白了呢?那个时候,生命交汇着的你我。


 


-------------------------------------------------------------------


 


     “果然在这里呢,桃矢。”


       浅发色的少年微笑着推开音乐教室的门说道。


       午后的春光透过窗帘在地面投出一片模糊的晕黄,暖洋洋的触觉柔和的恰到好处。坐在钢琴前的少年轻轻的“唔”了一声算作是回答,指尖按响琴键流出同样暖和的旋律,母亲的旋律。


       微风拂过窗帘,布料摩挲间发出细微的声响。浅发色的少年坐在桃矢身旁安静的听他不厌其烦的弹着同一首无名的曲子,一遍一遍,回环往复的弹奏。桃矢用眼角的余光瞥见少年恬静的半边容颜,怎么形容呢,大概是“好看的不像一个男孩子的脸”吧。少年的唇角挂着一丝极淡的微笑,仿佛完全沉浸在音乐之中的样子。明明已经是高中生了,那笑靥却能单纯的仿若一个孩童…桃矢想起小时候坐在母亲身旁,听着母亲弹奏这首曲子的自己大概亦是同样柔软的神情。


       然后回忆被右肩突如其来的沉沉重量拉回现实。


     “雪兔?”


       少年紧闭双眼,头倚在他的肩上,呼吸均匀,俨然是陷入沉睡。他哑然失笑。这家伙的嗜睡虽然是大家都有目共睹的,但是这也…桃矢无奈的叹气,最后还是轻手轻脚的揽着雪兔的身体让他枕在自己的腿上睡好。自己的校服外套也脱下来盖在少年的身上。如此小心翼翼,就像对待最为珍视的东西一样。最为珍视的东西…


       木之本桃矢,最为珍视的东西是什么啊。


       桃矢对着窗外一片晴朗的蓝天凝眸。


     “恩……”


       雪兔轻轻地翻了一下身体。


       桃矢以为他要醒了,于是收回了目光看向他。然而浅发的少年却只是闷哼了一声又继续陷入沉睡。那睡颜是一如既往不带半分戒备的面容。桃矢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手拂去雪兔颊侧粘着的一缕发丝。发尾扫过他的指尖,痒而温柔。


       桃矢轻轻摘下雪兔的眼镜。


       少年合着的睫毛柔软而卷曲,就在他眼睑处投下一小片淡淡的阴影。  这样睡着的时候,雪兔给人的感觉总让人觉得他仿佛就是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家手下完美的雕塑,线条与轮廓优美如同希腊神话中的神明,不真实,但却又无比生动。


       作为男生而言,肤色果然还是过于白皙无暇了啊…


       桃矢心想。


       饶是忍不住低下头,神支鬼差一般凑近了用目光细细描绘少年静眠时的神态。额头的形状眉眼的形状双颊的形状鼻子的形状,还有,唇形的轮廓。


       离得近了,彼此温暖的呼吸都能够触摸得到对方的脸颊。


       最为珍视的东西…是什么呢。


       微凉的唇瓣。


       交汇。


       ……


 


-------------------------------------------------------------------  


 


    “桃矢?”


       桃矢拿开挡着眼睛的手臂,雪兔正站在他正上方的对着他微微地浅笑。桃矢“唔”了一声做起来揉了揉头发。怀抱着小山堆似的咖喱餐包的雪兔跨过一步便及其自然地坐在他身旁。


    “又睡着了吗?”雪兔递过来一个餐包。


    “恩。”桃矢接过餐包,撕开包装纸咬了一口。


    “桃矢,最近变得贪睡了。”雪兔打趣道,很满足似的露出柔和的笑颜。


    “……还不是因为你…”嘴里咬着餐包含糊不清地哼了一句。


       微风又卷起飘落的樱瓣,如同过往的许多个平凡的午后。消磨着小山堆似的食物的二人并肩坐着,一个人讲着今天所发生的有趣的事,另外一个安静的听。又是平和的、珍贵的一天。


    “雪兔。”桃矢突然开口。


    “恩?”被打断了的少年眨眨眼,“啊…抱歉,又是我一个人在喋喋不休个没完…”


    “没关系的,”桃矢摇头,道“雪兔,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什么日子…呃!对了,是情人节!”雪兔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旋即又手忙脚乱地去掏自己校服外套的口袋,“对不起,桃矢,有点化了。”少年一脸歉意的把包转简单的巧克力递给桃矢,不好意思的笑笑:“你看,我又忘了给你…”


    “雪兔。”


    “嗯?”


       桃矢叹了口气,站起来揉了揉雪兔的短发。雪兔兀自不知,愣愣的看向对方一脸的不明所以。桃矢把少年从石板上拉起来与自己直视,“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诶?”


    “……你真的一点都没有察觉…?”桃矢仔细打量对方的神情,半响才无奈道。


    “什么…?桃矢你今天好奇怪…”


    “我喜欢你。”干脆利落的打断。


       雪兔愣了愣。转而绽出一抹如常的微笑,“我也很喜欢桃矢你啊。”


    “不对,不是那种‘喜欢’…”桃矢焦虑皱着眉毛。


    “那是什么?”雪兔微笑,他一贯有的无辜且天真的那种。(桃矢:……)


    “要我示范吗?”某个人突然眯起眼。啊啊,有点危险了…


    “好啊。”雪兔点头。


       在得到许可之后桃矢毫不犹豫的扣住月城雪兔的后脑勺吻住他攻略城池。


  


    “所以啊…明白了吗?”


    “诶…明白了…////”红晕在雪兔白皙的脸颊上格外的明显。少年红着脸摘眼镜揉了揉自己的鼻梁。


    “怎么了么?”桃矢接过他的眼镜不由分说替他揉着鼻梁。


    “啊没事…那个…被眼镜硌到了…”说着雪兔的耳朵也红了起来。


       木之本桃矢今天也觉得红着脸喘气的雪兔实在是可爱极了。


       此外似乎还有一件麻烦事…


       一阵风凭空卷起,吹起的樱花瓣遮挡了视线。桃矢微微后退了一步,毫不意外的看到眼前的雪兔已然变回了同样红晕未散的魔法使。只是月可没有雪兔那么温润的好脾气,不客气的伸手就推了桃矢一把,这才别过脸去别扭。


    “哎…”桃矢有点哭笑不得。


    “你…”好半天月才闷声道“你喜欢的到底是月城雪兔,还是…”


       还是……


    “有差别吗…?”桃矢无语看他,上前扳过月的肩膀让他转过身面向自己,“雪兔也好月也好,你们本质上还是同一个人吧?”桃矢抬起月的下巴让他看着自己的眼睛,认真道:“不管变成什么样子,我木之本桃矢,”口气顿了顿,充满占有欲,“还是喜欢你。”


    “……你别这么看着我…”某魔法使的脸难得的红成番茄。


    “好…”


      桃矢无奈的一笑,手臂一手把对方揽入怀中,珍而重之的抚摸着对方乖乖合拢的翅膀,“万分感谢库洛里多先生。”万分感谢他创造了你。


    “咳…”怀里的人缩了一下。


    “所以说…我这算是告白成功了吗?”桃矢满足的笑笑。


    “呃…”月很尴尬地轻轻嗓子,“咳,我…其实那天在音乐教室,你趁雪兔睡着的时候偷吻我了,对吧?”番茄都熟透了。


    “恩。”桃矢扬扬眉毛。


    “从那个时候就喜欢我…?”


    “那个时候意识到了。”


    “那么再说一次。”魔法使在心中向库洛里多先生发誓,这是他自诞生以来说过的最丢脸的一句话。


    “我喜欢你,月。”


    “证明。”


    “刚刚不是证明过了吗…”


    “我认为那个不算。”


    “是是…”桃矢无奈的应着倾下脸。


       唇齿间温暖的交融。


    “我喜欢你,月。”放开对方以后,桃矢宣誓似的看着月的眼睛重复了一遍。


    “…我也是…”魔法使难得的没有转开视线。梗着脖子硬着头皮红着脸的回答。


       木之本桃矢今天也觉得,不,是发现红着脸喘息一脸别扭的月实在是…太可爱了。


  


                                                             -Fin-


 

评论

热度(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