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分相似

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

【オタユリ/奧尤】〈關於可愛這件事〉

星斗 Hoshito:


- 長大的設定有,+3年左右的設定


- 長高+長髮Yuri有


- 逃恥梗太可愛借來一用


已經發表在自己的網站上一段時間了,今天趁著有假把帳密找回來發在這邊








〈關於可愛這件事〉








戀愛使人盲目這件事情,在奧塔別克和尤里這對情侶身上可以略見一二,如果要打個比方的話,在尤里竄高將近二十公分,成為貨真價實的俄羅斯之虎之後,只有奧塔別克還能夠毫不在意的覺得自己的男朋友是當年那隻奶聲奶氣動不動就炸毛咆哮的小貓。


奧塔別克自己的身高到了二十歲就徹底凍結沒有往上發展了,兩人之間的身高差從原本的五公分最終來到一八二和一七五之間令人遺憾的七公分差距,長成大貓的尤里留了一頭長髮,在他人眼裡已經從原本張牙舞爪還算是無害的小動物變成了真正人身上的威脅,光是他一臉『殺了你』氣勢洶洶地瞪地瞪視配上充滿壓迫感的逼近,就足夠讓人全身顫抖,儘管臉蛋還是漂亮,身材還是細長,除了他的哈薩克男友以外,卻再也沒有人能說他可愛了。




但對於這點尤里也並不是非常高興的。




「老子有一百八十二公分欸?」他一邊氣呼呼地看著電視,對於奧塔別克剛剛回答他『喜歡自己哪一點』的答案非常不滿:「你他媽我可是俄羅斯的冰上之虎,哪裡可愛啊?」


「跟外表沒有關係。」奧塔別克把盤子拿出來擺在小小的餐桌上:「很努力這點我覺得很可愛。」


「蛤?」尤里轉過頭去,對於男友的解釋似懂非懂:「幹,連摔冰也是嗎?」


「超級可愛。」只有聲音從廚房裡傳出來,尤里突然很慶幸這點,因為他也不曉得奧塔別克理所當然的語氣會讓他覺得耳根發熱,要是被看到還得了?操,自己是有沒有那麼容易哄啊。


「你他媽根本就幸災樂禍吧!」他大嚷道,滾回沙發上抱緊了貓,但貓大爺一點也不賞主子的臉,沒兩下就掙脫跑向廚房,留下尤里窩在沙發裡賭氣:「幹,老子寧可被稱讚帥氣啊⋯⋯」


「但是如果是帥氣的話,一旦失敗,當時稱讚的話就會變成一種壓力。」奧塔別克一手抱貓一手端著Пельмени走出來,看著尤里爬起來他在沙發背上噘嘴:「可是覺得可愛的話,就算是搞砸了什麼也會讓人覺得可愛,所以說,我覺得你很可愛。」


尤里瞪著他。他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小巧玲瓏的俄羅斯妖精了,因為長年滑冰所以身上根本找不到幾寸柔軟的肌肉和脂肪,更不要提他動不動就問候別人老父老母祖宗十八代的乖張脾氣,和他想像中的『可愛』的東西根本不同。


但是他的男朋友似乎很堅持就算他已經拔高到沙發都容不下、腳會露出床墊外,甚至比他高出將近一個頭,他也還是很可愛。


「操⋯⋯」他有些瞠目結舌:「怎麼變得這麼油嘴滑舌?跟誰學壞的?」他想要把那傢伙抓出來胖揍一頓。


「我有說錯嗎?」奧塔別克仍然一臉平常,好像他只是陳述了一個眾人皆知的事實:「洗個手過來吃晚餐吧。」


「好。」聽到晚飯好了他立刻把沙發丟在身後,像隻貓一樣地黏到了黑髮男子背上,算了,反正奧塔別克高興就好,別人怎麼想都叫他們見鬼去:「今天吃什麼?」


「Пельмени,換換口味。」奧塔別克撐著兩人的重量,但早就習以為常,幸好尤里高是高了但還是很瘦,他自己的肩膀反倒還寬闊結實些,要承受尤里一直沒改過來的撒嬌方式還是綽綽有餘的。


「哪裡買的?」


「自己包的。」


「靠,好強!跟誰學的啊?你媽媽嗎?」尤里眼睛發亮了起來,奧塔別克看他那樣忍不住微笑。




他可愛的小貓啊。




「尤里。」


「嗯?」尤里轉向他,下一秒,臉頰就被咬了一口。


蛤???


「!!!!!!!!」他摸著被輕咬一口的臉頰嚇得跳開,一時之間沒有會意過來,發生了什麼事情,但奧塔別克已經一臉沒事人的樣子在擺餐具了:「洗洗手來坐下吧。」









「等等,你⋯⋯」尤里還是不敢相信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咬他?靠,雖然自己床上辦事時也是常常咬得奧塔克肩頭頸子全是齒痕,但被莫名地咬一口這還是第一次,腦子瞬間一團混亂,臉也紅得熟透:「幹!剛剛那是啥啊?」


「只是覺得你很可愛,很想咬一口而已。」他的男友回答,拍了拍小小餐桌邊自己身旁的座位:「來吧,吃不吃晚餐?」


「你!@##^$#!!!」




Fin.






這篇感謝吱吱大大,竟然還有配圖QQQQQQ


噗浪上的短打,整理過來這邊,原噗請見:這裡


來自我的網站

评论

热度(117)

  1. 几分相似星斗 Hoshit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