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分相似

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

[YOI][奧尤]一副眼鏡引起的慘案

非:

✽ユーリ!!!onICE,奧塔別克x尤里,年齡、未來操作。


✽標題詐欺,只是跟眼鏡有一點關係,但沒有慘案(被揍),以及完全就是我個人對眼鏡的癖好w


 






 


 


奧塔別克˙阿爾京作為花滑選手在十八歲那年的世錦賽嶄露頭角,於比賽中獲得銅牌,儘管之後的大獎賽沒有擠進前三名,但也打開了知名度,被人稱為哈薩克的英雄,隨後正式展開花滑選手的競技人生,以阿拉木圖練習場為中心,穿梭在世界各地比賽,難得的休假一半給了家人,另一半則都耗在聖彼得堡。


正式和尤里成為朋友後的第三年,兩人的關係升級成戀人。交往前奧塔別克就已經很常飛去聖彼得堡,然而在確認彼此的感情後,他更努力擠出時間前往俄羅斯和尤里度過兩人不多的休假。


他曾經在飛機落地至搭上返程航班只隔了不到六小時,扣除入境、交通和登機所需,他真正和尤里相處的時間甚至不到兩小時,就為了這一天是尤里的生日,而他想當面跟他說聲生日快樂。


接到奧塔別克的來電後,尤里瞪大了眼,對著手機吼著:「哈啊?!你說什麼再說一遍!」聲音大得莉莉婭差點把他趕出去。


他不敢置信奧塔別克真的這麼做,畢竟再過十天就是他們約好要一起度過的假期,然而出現在他眼前的哈薩克英雄表示他不願意錯過這一天。


見到奧塔別克因趕車有些狼狽的模樣,以及遞給他裝了蛋糕和卡片的時候難得透露出的笨拙味道,尤里的內心像沾上熱鐵盤的奶油,被融化得一蹋糊塗。


認識尤里後的這幾年,奧塔別克改變了一些地方,像是久久才發一條的SNS,漸漸頻繁更新動態;又例如,明明不喜歡出席交際場合,也不擅長交際,但為了能站在尤里身邊在對方沒辦法好好應對的時候幫上忙,他開始試著融入其他人,並且逐漸學會了體面的說話技巧,儘管用字還是少得可以;而除了尤里是多年來他第一個想主動認識的人之外,透過和尤里的相處,他身邊能稱為朋友的人多了起來。


除此之外,他半踏入商業平面拍攝的範圍也是因為尤里。


那次尤里參加了由冰場協辦的公益拍攝,攝影師在拍照現場突然有了靈感,隨口跟尤里提起並問他有沒有認識、剛好又在附近的適合人選,尤里想了一下就傳了訊息給奧塔別克,而正逢假期的奧塔別克隔日和攝影師聯繫,拍了他人生第一個雜誌企劃。


出來的作品迴響意外得好,加上尤里隨口一句「喔,很好看,跟平時的奧塔別克不一樣,你應該多拍一些這種照片,讓大家知道會花滑的男人其實有很多樣貌」,奧塔別克在教練的同意之下,在練習、賽季及休息之外的時間,偶爾會參與服裝、運動或公益的拍攝。


說是偶爾,實際上扣掉滑冰的行程後,一年裡剩下的時間能讓他參與的拍攝工作量,其實五隻手指頭都數不滿,平均大概是兩個,然而儘管是這麼少的數目還是讓奧塔別克感到困擾,於是透過教練接洽了經紀人。


尤里很喜歡搶在成品發表前看廠商寄來的作品樣本,對著眼前的男人在照片裡的表現品頭論足一番,然後理所當然地將照片收到自己的櫃子裡。


尤里第一次向奧塔別克要照片是他們剛交往不久後,奧塔別克以為他是喜歡這次發表的春季西裝,於是在廠商要送他與拍攝同款的衣服時,要了小一號的尺寸,全數拿去送給尤里,莫名收到平常根本不會穿的衣物的尤里暴跳如雷,吼著說因為照片裡的是奧塔別克他才想要那些照片,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的奧塔別克冷靜地說著他知道了,耳殼卻罕見地浮起一層紅。


 


 


 



 


 


 


「欸、我說。」尤里用腳尖戳了戳沙發彼端正在看書的奧塔別克,他一手拿著手機,一手壓著散開的照片。


即使尤里可能只是問晚餐要吃什麼,或者明天要不要去超市一趟,奧塔別克還是抬頭,將認真的視線投向他的小貓,這個習慣數年來如一日,剛發現奧塔別克會這樣時,尤里害臊地要他別老是盯著自己看,這樣有時候有些話他會講不出口,然而奧塔別克依然故我,表示他想認真聽他說話才會這樣,弄得尤里到後來不得不習慣他這個微小、卻意味相當重視他的舉動。


「你拍的作品裡為什麼都沒有眼鏡啊?」


奧塔別克愣了一下,糾正尤里的話,「我有拍過。」


「我知道啊,但那是很久以前,而且也就那麼一次不是嗎?」尤里揮了揮手機。


早上某運動品牌剛發表了最新的廣告,奧塔別克參與了那個系列的拍攝,專屬他的論壇立刻就出現了幾則相關的討論,目前被刷到最上面的就是關於奧塔別克幾年來在花滑外的造型都沒有眼鏡這個配件出現。


要不是粉絲們提出,尤里想自己大概永遠不會發現,畢竟奧塔別克私下除了墨鏡,偶爾也會戴上眼鏡。


奧塔別克猶豫著該不該說實話時,尤里已經不耐煩地踢了他幾腳,「說!」


奧塔別克闔上書、將眼鏡摘下,微微一笑說:「因為你不喜歡我戴眼鏡的樣子被其他人看到,所以在外面我就不戴了,當然工作也不拍。」


「我哪有!」尤里怪叫,彷彿奧塔別克誣賴他。


剛退役的哈薩克英雄捉住尤里的腳踝,解釋:「很久之前拍的那組照片發表後,你不是對著手機發脾氣嗎?」


「你你你你你!你怎麼知道?!我又沒告訴你!」尤里炸開整身毛,要不是奧塔別克抓住他,他恐怕已經從沙發上跳起來,並殺人滅口。


「那次跟你約了碰面,結果看到你對著手機在生氣,還摔了手機。」奧塔別克輕描淡寫地說著,告訴尤里那天他看到他發脾氣的樣子後,第一件事是連絡經紀人,經紀人雖然不明所以,但還是先答應了他往後拍照都不拍戴眼鏡的要求。


對奧塔別克來說,就算會因此失去工作機會也無所謂,畢竟一開始他就是因為尤里笑著對他說好看他才願意拍的,如果讓尤里不高興,那一切都沒意義了。


世上除去滑冰之外,最重要的只有尤里。


那是某次奧塔別克在咖啡廳等尤里,被路人側拍並上傳到網路,照片轉發的速度和量比以往都多了一些,見了評論才曉得那是他第一次以戴眼鏡的裝扮示人,一票粉絲被他這新奇的樣子弄得神魂顛倒,後來很快就有廠商跟他敲定下次的拍攝內容。


成品出來後奧塔別克並沒有多餘的想法,依序公開的照片裡,有好幾組他戴著不同款式的眼鏡,對於哈薩克英雄的粉絲來說,除去騎車時的墨鏡,戴眼鏡的奧塔別克是前所未見的,再加上這回代言的是金飾,紛紛有粉絲表示想收到奧塔別克手上拿著的那枚戒指。


那次尤里透過網路才看到了奧塔別克的新廣告,在眾粉絲的花癡評論映入眼裡後,他邊怒吼「渾蛋戴什麼眼鏡啊到底想要勾引誰」邊把那隻無辜的手機摔到地上,等他撿回冷靜,他說服自己那是廠商的要求,奧塔別克肯定沒有其他意思,自己要是拿這種事去煩奧塔別克,一定會讓他覺得自己肚量狹小,於是決定稍後跟奧塔別克見面的時候,他要忍住不提這件事。


他憋了一肚子火,見到奧塔別克後決定把人帶回自己住處,指使這名人人口中的英雄做這做那,讓奧塔別克累出一身汗,模樣說有多狼狽就有多狼狽,奧塔別克倒是一點都不介意,整理完陽台後問尤里還有什麼事需要他做。


一身乾淨的尤里朝他勾勾手,奧塔別克雖一臉疑惑仍是往他身邊走過去,尤里伸手擦去他額上的汗,給他一個又輕又淺的吻,然後趕他去浴室洗掉一身汗。


聽著傳來的沖澡聲,尤里心想,哼哼這就是老子的專利了,誰也看不到!


奧塔別克遲來多年的說明及憶起當時自己幼稚的想法,尤里不禁滿臉通紅,將臉埋進抱枕裡,模糊的制止聲從棉布後方傳來,要奧塔別克別再說了。


奧塔別克湊到他面前拉開抱枕,避免還要在冰上活躍好幾年的俄羅斯妖精悶死,尤里露出兩隻碧綠的眼睛,嘟囔著:「好丟臉……你那時候為什麼不告訴我啊?」


「因為你不喜歡、不高興,我就不會再在你面前提起。」他只要自己去更正就好,不需要將所作所為告訴對方。


過了這麼多年後再回頭看,尤里知道自己當時並不是針對眼鏡,而是他討厭本來只屬於自己的奧塔別克的樣貌要跟眾人分享,那時做出決定的奧塔別克應該沒有完全理解他真正的想法,但說實話,即使是隔了這麼久才知道對方為他下的決定,當年不滿的情緒依然被大大地安撫了。


奧塔別克對他好的心意,沒有時效限制,永遠都有效。


稍晚尤里上傳一張當天拍的照片到IG上,背景的家具一角透露出這是在某個人的家裡,畫面裡的兩個人都沒有露出正面五官,一張寬闊的背影和優美的下顎頸子線條,再笨的人都看得出來他們在熱吻。


忠實或眼尖的冰迷輕易就判斷出背對鏡頭的男人是奧塔別克,而抬頭的那位穿著有豹紋花樣的上衣,冰迷們只能做一人推想。


尤里替照片加上了標籤:「聖彼得堡」、「在家」和「我的」,奧塔別克的冰迷們只知道結束上個賽季後退役的哈薩克英雄經常在聖彼得堡現蹤,偶爾在推特上更新的動態不外乎都是聖彼得堡附近的地標,冰場自是不用說,還有像是咖啡廳、博物館、或者某座不怎麼有名的石橋等等。


而透過這張照片,冰迷們終於得知了冰場上的哈薩克英雄已經在聖彼得堡定居的事實,成為某人的專屬英雄。


 


 


 


(完)


 


 


 


--


 


腦洞開得有點大,想寫這篇是前兩天刷糧看到戴眼鏡的奧塔!!!!!!!!乾!!!!!!!!!超帥!!!!!!!(眼鏡控)畫奧塔戴眼鏡的大大是天才TTTTTTTTTTTT(但我已經忘了我在哪看到的……)


總之讓yurio也喜歡一下戴眼鏡的哈薩克英雄(雖然他最不爽的是那麼帥的奧塔怎麼可以分給別人看wwwwwww


說明一下時間軸,大致上是這樣:


兩人成為朋友→奧塔第一次雜誌拍攝、yurio稱讚他很帥(此時依然純友情)→交往後就不太能容忍別人意淫(?)他男友,於是就爆炸了www不過爆炸完想想奧塔別克也不拍裸露的照片,都是健康正向的,應該是自己肚量太小,yurio只好憋著,一憋就過了好幾年也就習慣了(欸)(也是因為奧塔偷偷知道了yurio有爆炸過,非常謹慎地挑選代言)


一邊打文一邊刷糧太幸福了所以打很慢www拜託大家跟我一起開開他們的小花♡


最後讓我喊句:奧尤即正義!必須結婚!!!(=′♡‵)人(′♡‵=)

评论

热度(104)

  1. 几分相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