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分相似

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

[奥尤]《欲》[童贞灭绝毛衣/NC17]

牛盲马晒客:

========================================


#奥尤#《单字情书/One letter love letter》R18小料 通贩中↓


本宣链接:【戳我】  |  通贩链接:【戳我】


========================================





※牛盲马晒客


※图 @禾斗生 




※童贞灭绝毛衣/NC17






与奥塔别克相识那天,对方已经注视自己超过五年——而彼时尚且十五岁的尤里未曾料到的是:五年后的今天他将会遭遇如此局面。


——尤里吸了吸鼻子,拒不承认光着腿自己大约又做了回无用功。


全都怪奥塔别克:一丝不苟,坐怀不乱——“尤拉奇卡,你该把裤子穿上。”


且不提这人默不作声的花了五年时间将尤里从眼中移植到心底,单是他们相识五年交往两年的交情、都令他当下的坚持显得有些滑稽——


“为什么我要?”尤里轻蔑的仰起脑袋。


他套着奥塔别克那对他而言略大一码的皮夹克,——这扬言自己现在壮得像头毛熊的青年居然破天荒的在初冬时节就套上了高领毛衣。


奥塔别克心里奇怪,可这是尤里,他总有天马行空的脑力。




刚刚结束赛季的尤里已经获准休假,而一离开他交付自己最美时光的冰场、头一件事就是剪掉长发。


为了方便比赛时复杂的编盘而留长的发丝被剪去了大半,十八岁后就再没动过的头发已经长至及腰、就连理发师都为这柔顺灿烂却铺满地的金发惋惜不已。


——重申:这是尤里,他天马行空的脑子对此根本不在意。


前不久他才刚满二十岁,满脑子都是奥塔别克此前无数次有关他成年后的承诺——尤里不得不坦诚:自己这颗别扭的脑瓜子早被正直到有些不近人情的男人占满。


没错,男人——他成年了、是个成熟男人了!


尤里搔着清爽的短发冲出机场,不顾人潮拥挤扑进来接机的恋人怀里:“你觉得我怎么样!我感觉太棒了!”


奥塔别克始终平和的注视着他,仍旧如同他们尚且止步友情的日子那般、拍拍他的肩头以示尤里怎么夸大其词都觉得不够的鼓励。


……好在这是尤里,不要忘记他“天马行空”的设定。


事实上只要他愿意,友情与爱情永远只相隔踮脚与低头的距离。




然而友情与爱情之间只隔了层纱、可爱情与情爱却像是隔了山海不可平。


尤里笔直盯着仍旧不为所动并弯腰试图替他拿睡裤的奥塔别克,他觉得自己此刻应该生气——尽管他看到奥塔别克就止不住的开心——但他的示好又被无视了,这可与奥塔别克承诺的不一样!


“阿尔京先生,你还记得去年你给我的承诺吗、还有前年!”


奥塔别克捡起睡裤搭到尤里手上:“你是说学做皮罗什基——我有在尝试,还是‘不许再长高了’——这个我爱莫能助。”


“不对!不是这个!”尤里急的头发都要炸起来了,“你说了我成年我们就可以、”


——这次是奥塔别克,吞掉了他们唇瓣之间的空气。


尤里本以为这又是个肤浅的晚安吻,但奥塔别克似乎真的打算兑现自己的承诺了般压着他嘴唇张嘴、舌尖轻松顶进他半闭微张的牙关。


不寻常的深入亲热令尤里兴奋起来。


此前他偷偷摸摸对着成人电影研究作战方针时曾好奇过:人人都有舌头,难道还会有不同口味?——可眼下他不得不为未经世事的自己的无知而感到羞愧,因为他现在尝到了奥塔别克的舌尖,而即便他们同样拥有舌苔,那上边缠绵的也不再单是其中某一个人的味道。




几秒种后(尽管尤里觉得这段时间够他开开心心过一个世纪了但实际上还只是几秒种后),奥塔别克放开了他的嘴唇。


尤里双唇红肿——这在白种人剔透的肌肤上别提有多煽情了,唾液造就的水光令他的嘴唇看上去同尝上去一样湿润。


奥塔别克看他半晌轻轻张嘴:“晚安。”


“嗯?什么?好,晚安……”尤里晕晕乎乎的答完,尾音尚未落下又忽的清醒过来,“什么晚安!你居然说晚安!!!”


气急败坏的恶劣青年掐着他好脾气的恋人的双肩,早不是当年雌雄莫辨的纤细体型的大男孩儿轻轻松松就把奥塔别克按倒在床上。


尤里咋咋呼呼的拨开阻碍他们陷进柔软床垫的枕头被窝,生生在铺置整齐的床铺上刨出个能将奥塔别克嵌进去的坑来。


然后他骑在奥塔别克身上、脱了奥塔别克的外套,以奥塔别克最重视的人的身份、宣布了他对奥塔别克的使用权:“听着,奥塔别克·阿尔京,今天咱们谁都别想睡觉!”





【小火切污污污】




END








魔都YOI only圆满结束,感谢购本诸君兹磁,故放出一篇未公开篇目。


还有一篇十年后公开【等

评论

热度(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