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分相似

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

【奥尤】坏习惯/挑食

牛角面包:

*日常小甜饼,一口吃掉


*年龄操作有,尤里已成年设定


*有轻微维勇(太轻微就不打tag)


*同系列无关联前篇:聒噪


 


“不要这个。”尤里把西兰花从购物车里拿出来,放回货架。




“要。”奥塔别克又把它拿回来。




“我不吃。”尤里瞪他。




“我吃。”奥塔别克由着他瞪。




晚饭的时候果然做了西兰花,炖在奶油浓汤里——尤里深深热爱的奶油浓汤,口蘑切成片,土豆炖得软烂,黄油和牛奶的比例恰到好处,微微泛甜,盐度适中——但西兰花毁了这完美的一切。




“你非得这样吗?”尤里绷着咬肌看着面前那碗带着淡绿色的浓汤,熟悉的香味撩拨着他蠢蠢欲动的味蕾。奥塔别克咽下一口汤,又抬头看他:“怎么了?你不是喜欢这个吗?”他就知道——两个人吃一样的食物,谁吃什么谁不吃什么有多大区别?他早该想到的。“可是我不吃西兰花。”尤里沉闷地挤出这么一句。




“西兰花没有味道。”奥塔别克伸过手来,拿起尤里碗里的勺子,舀了一勺凑到他嘴边,“你尝一口?”尤里抿着嘴巴,脑袋拒绝地偏开。“我保证还是你喜欢的味道。”奥塔别克坚持不懈地举着那勺汤。但尤里选择站起来钻进厨房,给自己弄点别的食物。




揭开锅以后他笑出来——那家伙早就猜到他会拒绝西兰花,因此留下了没有加这绿怪物的原汁原味的浓汤。




“尤里,”他们在外边吃饭的时候,胜生勇利欲言又止地扶了扶眼镜,“莉莉娅说过你不能挑食。”他眼睁睁地看着尤里把盘子里所有的西兰花和胡萝卜拨开——这样其实盘子里的东西也没剩什么了。维克多是故意的——明明知道他不喜欢这些,但还是早早就点好餐——他就是故意的。尤里恶狠狠地抬头瞪一眼维克多,那个坏心眼的人还在微笑。




莉莉娅是个高明的魔法师,她下的指令总是具有强大威压,导致奥塔别克不得不更加谨慎地考虑尤里挑食的毛病——但是总不能饿着,对不对?他看了一眼尤里盘子里所剩无几的食物,犹豫了一小会儿——大概一两秒钟——然后把自己盘子里的肉酱空心面拨了一半过去。




“噢——”维克多一脸演出来的恍然大悟,“噢——我可算知道这坏毛病至今没改得了是为什么了。”奥塔别克低头不看他,避过对桌两个人投过来的炽人目光。他现在感觉自己像在经历一次失败的见家长,在岳父母面前被打了个零分。




“尤里——”




“行了猪排饭!你能不能别像我妈一样!”尤里飞快打断勇利试图继续的劝解——这句话让奥塔别克心里那种假想更真实了一分,他理亏地继续低着头。事实上他们两个人都很理亏,只是尤里竖起浑身的刺反击,而奥塔别克选择冷处理。




西兰花、胡萝卜,也许还有许许多多别的营养丰富的食物,都被列在尤里的黑名单上。他有的时候甚至说不上来他究竟讨厌它们什么,但就是不喜欢——可是为了身体和营养,永远不吃是不可能的。




而奥塔别克总是——该死的——没法狠下心逼尤里吃下那些他绝对不情愿下嘴的食物。天啊,他以前怎么没发觉自己竟然是这么容易心软的一个人。




“这样吧。”奥塔别克决定迂回一点儿,他们俩坐在餐桌前谈判,“卷心菜,换西兰花。甘蓝,换胡萝卜。可以,还是不可以?”尤里皱起的眉毛简直要粘在一起了:“要不是我是个好公民,你这种暗号式的说法让我觉得我们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可以,还是不可以?”




“……好吧,成交。”至少卷心菜比西兰花要好上那么一点儿,甘蓝也是。




“做了就要吃。”奥塔别克站起来,揉揉尤里的脑袋。为了改善尤里那可怕的膳食结构,他简直操碎了心——竟然用这种哄小孩子的方式才能诱哄他吃点蔬菜。




“真不容易。”维克多这么评价,“司机、保姆、厨师、保镖——也许还有幼儿园老师。不过至少不用愁退役以后没有事情做。”“我倒觉得他挺乐在其中的。”勇利搭腔。




奥塔别克猜想,这大概是又打了个满分的意思。



评论

热度(393)

  1. 几分相似罗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