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分相似

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

【YOI/leoji】Prelude[授权联文/上]

Death Proxy:

感谢鸡翅太太 @红烧鸡翅 的授权联文w,这里是太太Notturno的背景故事(趴


太太原文走这里:[leoji]Notturno


尚是正常人的类雷奥和小狐妖光虹的故事,字数太多先放出上半(不虐心的)部分。


***
“我有必须要杀掉的人。”


码头的酒馆里总是这样,鱼龙混杂但热闹异常。暮色四合下千百艘泊船上点起灯火,马蹄踏过石板和泥土交错的道路扬起浓重的烟尘。目光可及处就是苍茫起伏的海面,天际渐散的微光下由远及近泛着深深浅浅的色彩。


个子小小的东方少年为自己点了一杯暖得冒泡的麦芽酒,酒馆里的喧闹声嘈杂纷繁,他的话语很快就被淹没,微妙地打着旋沉入海底再无回音。


黑发青年端着面包的手微不可见地颤了一下,在放下食盘之前他忍不住开口发问:“为什么,孩子?你的仇家?”


他也是亚裔,来自遥远的东洋,从少年方才落下斗篷的时候就在默默注视他,只觉得他身上的气息异常熟悉,忍不住让人想要接近。


“不对……他已经不是人了。”问题并没有得到回答,少年垂下漂亮的脑袋,浅栗色的发丝在灯下折射出细微的光泽。“我杀不掉他……除非,除非——”


“你不想杀他。”年轻俊秀的东洋侍者仔细端详着那张可爱而纠结的小脸,嘴角慢慢向上扬起一个亲和的弧度。“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你叫季光虹,对吗?”


被念出真名的少年像小动物一样惊得缩了起来,他抬起头慌乱地对上那双棕黑色的眸子,只觉得视线里的血腥气越来越重,从眼底渐渐升腾蔓延开来。


“你是胜生勇利……”名叫季光虹的狐妖小心翼翼地与他对视,面前黑色的身影和他印象中的某只猪鼻蝙蝠相重合,彼时的他倒挂在神社朱红的屋檐下,清幽的的月色里传来单调的三味线声,捻转挑拨如雨落清溪。


“我或许知道你的故事。”蝙蝠依然温和地笑着,“是的,他不是人,但你却找不到他。你为他在七海间飘零了两百多年,虽然这并不比以往更多。”


一阵沉默。许久他伸手去拿桌上的面包,声音轻到听不出任何感情。


“你都知道些什么……前辈?”细碎的面包屑抖落到浓汤里,嫩粉色的嘴唇随着毫无意义的咀嚼一动一动,季光虹的脸微微抬起,他从他躲闪的暖色眸子里看出隐忍的痛楚和渴望。


“愿不愿意和我谈一下?”勇利微笑着坐到对面,“你看,夜还很长。”


***


我不会祝你好运,因你的命只是短暂仓促的旅途,而你的运是万劫不复。


***


雷奥勒马停在那家客栈门口时已经夜色深沉,他摸出两枚铜板递给凑过来的马童,自己裹紧斗篷推开有些破旧的木门。这里和所有路边的小店没有任何不同,白天是酒馆夜晚是客店,陈旧笨重的木制桌椅旁坐满服色暗沉的旅人,亡命之徒和正人君子,举止轻佻的烟花女子和奏着低俗小曲的流浪乐师,昏黄的灯光下他们的面孔都模糊不清,除了眉间或多或少沾染上的风尘气。


他走到柜台前要了一间客房,快掉秃了的羽毛笔蘸了墨在羊皮卷上签下一个华丽的花体名字。势利老板娘扫了两眼后立刻满脸堆起谄笑,忙不迭地跑出柜台帮他找落脚的地方。


“雷奥·德·拉·伊格莱西亚……伊格莱西亚先生,您是贵族?”她飞快地念叨着为他拉开座椅,“店里还有上好的葡萄酒——”


“不是。”雷奥谦和得体地回应道,“普通人家的子弟罢了,我要普通的麦芽酒就可以。”


“您谦虚了,几乎所有的贵族都会说自己是无名之辈。”以为自己钓上大鱼的老板娘乐不可支地招呼着伙计,余光贪婪地打量着青年英俊的面庞。雷奥有些无奈地挑了挑桌上的烛火,他确实有点贵族血统,但显赫早就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


老板娘显然不肯放过任何一个捞钱的机会,晚餐很快端了上来,香软的面包和干酪,配了一瓶上好的葡萄酒。软木塞已经被殷勤地拔出,他别无选择,只能算自己倒霉被讹了一次。接下来的夜晚就像之前在其他旅店里度过的一样。酒足饭饱的旅人们开始喧哗玩乐,骰子掷在桌上发出清脆的响声,麦芽酒一桶接一桶地倒进不同人的粗木杯子,酒液被干杯时激烈的碰撞弄得四下飞溅,大笑和咆哮交织在一起,热烈而略带下流的气氛仿佛要掀翻屋顶。


雷奥从行囊里默默掏出一本书,瓶中的酒还剩了不少,他就着书页慢条斯理地饮着,不时有衣着大胆的女子上前问他需不需要排解自斟自饮的压抑,无一例外地被他礼貌但疏离地拒绝。次数多了之后,几乎店里所有人都开始对角落里年轻的“贵族”起了兴趣,但雷奥除了看书之外实在没有多余的动作,带了好奇的目光纷纷悻悻地收回,有低俗者开起了粗鄙的玩笑,店里的气氛又重新活络起来。


“我怀疑那小子不举。”一旁五大三粗的男子不怀好意地咧嘴笑着,伸手揽过身边浓妆艳抹的姑娘,“奥嘉娜那么漂亮都硬不起来。”


四周一片哄笑,就连小提琴的声音也变得七零八落,男人怀中的女孩大概是个舞娘,有人开始起哄,她红着脸扭了两下,随即跳下地散开头发,腰肢轻摆间还不忘向刚才自己被拒绝的方向暗送秋波。舞曲是旋律暧昧的乡间小调,女孩的裙摆大开大合地摇荡,配合着男人们别有用心的要求做出各种风骚的姿态,一时间场面变得十分不堪。雷奥合了书揉揉发酸的太阳穴,拎起行囊向楼梯的方向走去,他明早还要赶路,接连几天的长途跋涉让他无比疲惫。


前脚刚踏上台阶的时候客栈门被有些突兀地推开,刺耳的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喧哗被打断而慢慢淡去,人们把目光投向门口,浓得化不开的夜色里来人的身影格外娇小。


“我可以要一块面包吗?”木屐和石板地相碰发出轻快的响声,不速之客披了件破旧的斗篷,褪色的布料把身子裹得严严实实,他走到柜台前落下风帽,东方人清秀小巧的面庞,额前浅栗色的刘海被夜风吹得微微蓬起,眉眼精致宛如橱窗里摆放的瓷娃娃。雷奥平生还没见过那么漂亮的男孩子,忍不住扭头多看了两眼,昏黄的灯光里少年的唇瓣一张一合,声音带了恳求,温润得可以滴出水来。


“就一块,拜托了——我刚来这里……还没有钱。”


“要饭的?”老板娘一脸嫌恶地瞪大眼睛,叉起腰开始大呼小叫:“滚出去!有钱再过来问我,我不做慈善!”


“这小子长得细皮嫩肉,不像是流浪儿。”人群中有人开始调笑,“过来陪这边的好先生们喝一杯吗?我们给你面包。”


少年像没听到一样站在原地,纤细的手指拢到唇边若有所思。


“有钱就可以?”他鼓起勇气问道,“包括在这里过夜?”


“是的,你要有钱——哪怕你去偷,去抢,去卖都无所谓,可现在你没有,给我滚出去!”老板娘气势汹汹地冲出柜台作势要把他推到门外,结果扑了个空——少年脚步轻移挪到窗边的乐师身旁,抬手指了指正奏着不成调曲子的提琴:“这个可以好好拉吗?”


困顿的男人有些迷惑地点点头。于是他转身绕过老板娘走到客栈中间的空地,伴随着弓弦厮磨的低鸣,灰扑扑的斗篷被扯开甩到一边,木屐点地发出喀喀两声脆响。


就连方才想要回去的雷奥也忍不住低呼了起来,褪去虚饰的少年身着一袭东方式样的素色袍服,华贵却不拖沓,交叠的衣襟和袖口上绽着绯色的花朵,纤细的腰肢被柔软的绸缎盈盈系住,少年的面孔纯粹而天真,但举手投足间尽是不经意流露出的诱人风情,仿佛与生俱来的禀赋。


琴音掂在弦上颤巍巍地游走开来,雷奥屏住呼吸看他软下身子提起脚尖,整个人僵在了楼梯上,不同于他所见过的任何一种舞蹈,少年的身子在旋律的变化间舞得飞快,宽大的袖口翻飞如白鸟,下摆旋开是纤细的小腿,白皙的足踝上系了漂亮的璎珞,半闭的眼睛不经意间扫过明暗对分的楼梯口,他勾起嘴角朝他舒开一笑。


你呀,喜欢我么?


有点小调皮的烂漫眼神,手腕一勾一转,上半身向后弯去又是个柔得不像话的回转。尚未有过情史的年轻人瞬间愣住红了脸,怎么都想不到第一个让自己怦然心动的人会是个男孩子。


舞曲越来越快,音符和旋律缠绵着将乐章推向高潮,木屐的节拍像是熟成的伴奏,最后小提琴抛出一声穿云裂帛的高音,少年柔韧见长的身子紧绷着向上昂起,随即伴着尾声盘桓而下作结。人群静默而呆滞,他腼腆地笑着着抹了把汗,顺手拿起只空餐盘开始向人群讨彩头,银币和铜板噼里啪啦地落在盘里,有人甚至出了金币,很快就堆成了可观的小小一堆。末了他想起楼梯边上还有位观众,垂了眉睫捧着盘子过去,小小的胸脯轻微而急促地上下起伏,鼻梁间散落的小雀斑随着鼻翼的翕动轻轻颤抖。


“您呢,先生?”到他面前的时候那张小脸突然红得厉害,少年咬着嘴唇看他一眼,暖棕色的眸里流光宛转。


雷奥反手去摸自己行囊里的钱袋子,指尖扫过那个本应充盈的地方,发烫的脸颊上瞬间滴下冷汗——不见了?!他浑身颤栗起来,那是他这几年攒下的全部积蓄和路费,这次旅程他一路把它护得严严实实,没想到会在最后一站出了疏漏。


“您不舒服的话回去休息吧。”少年温柔地凑过来碰碰他的额头,“我跳的还不够好,不要紧的。”


究竟是什么时候不见的?雷奥艰难地回想着自己入店之后的种种,目光难以置信地扫过人群,已经有人开始冲他嘲讽地笑了起来,他顶着众人的目光掏出自己的狮徽挂坠盒放在那摞钱币顶端,那是件家族饰物,没了钱袋之后是他身上最能拿得出手的东西。雷奥咬牙切齿地拔腿往楼上走,只觉得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真是体面尽失。


好在店里的的花销是提前垫付的,雷奥闷闷地拧开自己的房门坐到床边,简陋但整洁的一间小客房,正对着床是两扇窗户,他起身拉好窗帘让自己陷进更彻底的黑暗,楼下的喧闹还在继续,他想起东方少年天真甜美的笑容,心里满满的全是怅然。


他甚至还没来得及问他叫什么名字。


***


睡到半夜雷奥被灌进房间的冷风吹醒,迷迷糊糊地起床关好窗子,他转过身打算爬回被窝继续睡,手指伸向被角却碰到了什么毛绒绒软乎乎的东西。整个人顿时睡意全无,雷奥下意识地想去揪住那条出现在自己床上的不明物体,还没付诸实践胳膊就被一双软乎乎的小手扯住了,床头的烛台骤然亮起,他眼睁睁地看着前夜在客栈里卖艺的少年坐在自己床上,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少年有着巨大蓬松的白色兽尾,视线顺着小巧的身形往上看到头顶,柔软的栗色短发间支楞出的赫然是两只毛茸茸的白色尖耳。


“你是……”雷奥咽了口唾沫,混乱中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我来还您的东西。”少年声音很轻,他松开手尾巴一卷把他带了过来,身上沾了淡淡的麦芽酒气,大概上半夜也喝了酒。


“雷奥·德·拉·伊格莱西亚先生。”他从袖中掏出他的挂坠盒推了过去,连同一个鼓鼓囊囊的钱袋子,“这个也是您的,上面有您的气息。”


雷奥一时失语,钱袋确实是他丢失的那个,但此时他心里的疑惑太多,不知道该从何问起。


“我叫季光虹,是狐妖。”少年从他身上收回那条漂亮的尾巴盘在腰间,他有点小醉,敬语用得乱七八糟,但眸光清亮如遗世的星辉。 “您该……怎么报答我?”


“谢谢……你怎么找到的?”雷奥伸手掂掂自己的钱袋,撑起身子靠在床头。狐妖对自己的枕头似乎很感兴趣,抱在怀里软绵绵地蹭着,他忍不住伸手去摸那双温热的尖耳,意外得到抚慰的少年很受用地蜷起了身子,防备瞬间轻了几分,他脚尖碾着被面发出满足的声音。


“和那些人喝酒啦……当然用了点小手段。”狭小的床铺上两人挨得很近,名叫季光虹的小狐狸眯起眼睛看他两眼:“我以为你会怕我,当我是邪魔什么的。”


“好香。”雷奥似乎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眼神迷离着轻嗅空中的气息,渐趋浓郁的桂花香气,外层的清雅恬淡下是蚀入延髓的甜腻。季光虹顺势凑近了些,伸手摇摇他的胳膊,“哎,你说嘛,报偿是什么?”


明明是意欲讨要索取却把自己弄成了投怀送抱的样子,雷奥看着身边青涩的小狐妖故作成熟贪心的姿态,莫名想要小小地捉弄一番。


“你喜欢什么?”想来想去还是昧不过自己的良心,贵族的优雅和矜持不会随着家族的式微而消逝,那是刻在骨子里的风度。这个投其所好的提议让季光虹眼睛亮了几分,他转过身子舔舔嘴唇:“你都给?”


“要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雷奥认真道,伸手拉过季光虹手里的枕头重新躺回床上,“你想好了过来找我?”


“我……”刚才一直率真烂漫的狐妖突然嗫嚅起来,烛光下绯晕从双颊蔓开到脖颈,他线条好看的颈上用红绳穿了个玉指环,温润细腻如佩玉的人。“你能带我走吗?”


突如其来略带暧昧的言语,人类青年吓了一跳,没想到东方的妖怪这么大胆主动。


“我还以为你会问我要面包。”雷奥抬眼与他对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直面他的要求。“钱我可以给你,你去买多少都行。”


“可我不需要面包啊。”季光虹涨红了脸,柔软的狐尾在身后慌乱地扭动着,“我刚刚成年——已经可以减少对人类食物的依赖自己捕食了,所以——”


“捕食?”雷奥敏锐地拎出来这个词,“你说捕食,什么捕食?”


“就、就是——”尾巴瞬间没了生气,软塌塌地垂下像个绒布软垫,狐妖自己先难为情地缩了起来,从耳廓红到指尖,“就是吸食人类的……精气嘛。”


“我真的好饿,单纯的人类食物已经不够了。”季光虹垂下脑袋声音委屈,纤细的手指绞着被角,眼睛偷偷往上观察雷奥的反应,话说到这个份上,他鼓起勇气继续下去:“我还没试过……”


“这样。”雷奥极力按捺住心里莫名泛起的躁动,慢条斯理地勾起季光虹软乎乎的下巴把他拉近,“我想我刚才忘了一件事。”


“什……什么?”小狐妖被他逗得身上一激灵,哆哆嗦嗦地半闭着眼睛凑过去,几百年来第一次被一个人类撩拨得没了脾气,身上的桂花香气愈发的馥郁。下一秒白皙的脖颈被游刃有余地掐住,雷奥自己其实没用什么力,但季光虹失神的这段时间足以让他把小巧的狐妖掀翻压在身下。被子从床头掀到地上,他制住他白皙的双手拉到头顶,俯下身子声音低沉。


“你确实是魔物,不是吗?我想想……东方的狐妖,是魅魔?”


“你放开我!”季光虹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声音又羞又恼甚至染了哭腔,心绪一杂连强大的灵力都忘了用,身子在雷奥两腿间乱扭着挣扎,软乎乎的尾巴甩来甩去,不痛不痒地扫过人类青年的身子。“我……我又没想害你……”


“不是我就是其他人?”季光虹的尾巴堪堪打在他的胸口,又痒又烫的触感瞬间蔓至全身,雷奥咬住嘴唇竭力不让自己在狐妖天生的魅性面前失了分寸,身下的季光虹被他这样对待委屈得要死,眼角的绯色愈发明显,暖棕色的眸泡进莹莹润润的两汪水,鼻头的小雀斑皱成一团。雷奥见他这样也开始心软起来,整个人也没了之前的沉稳气场。


“你不是喜欢我吗……我见过的所有人只有你不一样……”小狐妖开始抽抽嗒嗒地哭鼻子,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你的味道对我来说是最好的那个……所以,所以一见到就喜欢上了……我的话肯定不会判断错……”


雷奥手上一下子卸了劲,仰面倒在床上没了想法,结果被反将了一军——谁知道来自东方妖怪早就在读他的心。


烛火明明灭灭,昏暗的室内一人一妖的气息交缠,季光虹身上的桂花香气悠悠然飘过来又绕回去,像是在试探,又像是在赌气。雷奥半闭着眼睛任他拐弯抹角地使小性子,嘴角却不由自主扬起好看的弧度。


“你真的很饿?”他向侧边伸手勾勒出一个怀抱的形状,被欺负的小动物气鼓鼓地抹了两把眼泪,还是捺不住骨子里的骚动慢慢移了过去,身子要比想法快一步,狐妖的尾巴抢先盘上了雷奥的小腹,然后是胳膊和小腿。季光虹大着胆子把整个身子缠上雷奥,手指笨拙地去扯他衬衫领口的系带,然后把小脸埋到露出的颈窝里满足地磨蹭起来。


“多谢款待。”狐狸的气息舒舒服服地打在颈侧,人类青年鲜活的体力异常美味,他贪婪地伏在雷奥身上,这里舔舔那里蹭蹭,体内的灵力迅速萌动起来。


雷奥被季光虹蹭得有点神智不清,他扯起被子吹熄蜡烛,黑暗中把体温和气息分给饥肠辘辘的狐妖。方才伸出的手很自然地环住季光虹的腰,再往下就是毛茸茸的尾根,季光虹似乎很抗拒有人触碰那里,于是他秉持风度止乎礼义。


“刚才的事情我答应你。”


睡意再次袭来,他听见季光虹在自己耳旁柔声低语着,像夜色中的雾气一样缥缈朦胧。


“伊格莱西亚先生……我可以叫你雷奥吗?”


“嗯。”他半梦半醒中点头,下巴磕在季光虹的肩头。“光虹。”


***


“我感觉自己要比昨天累。”一人一妖一马共行在山野间蜿蜒的道路上,雷奥两手漫不经心地握着缰绳,季光虹斜坐在他身前一颠一颠,整个身子被圈在雷奥双臂之间,表情十分无辜。


“被狐妖吸食精气会让身体负担很大,你昨晚是第一次。”


“……是吗。”雷奥眉毛一挑,手用力挽住缰绳放慢速度。“那我可把你扔下了。”


“你答应好的呢?”季光虹瞪大眼睛质问他,细密的睫毛慌乱地颤抖着。雷奥忍了笑看他两眼,抖动缰绳继续正常行进。“骗你的。”


“雷奥的体力比我想象的要好。”狐妖安下心柔柔地伏到人类青年的胸前,“很多人类可能都会因为和狐妖的接触死掉。”


“那你可真是个小祸害。”雷奥失笑,“为什么偏偏缠上我?”


其实他个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比以往稍微疲惫了一些。


“因为雷奥的味道……是最好的,我昨晚说过了。”季光虹把通红的小脸转到一边,“你对我没有杂念,不觊觎我的力量,也不想利用我去达到自己的什么目的……如果有,或者你不乐意,昨晚你就会死掉,就像之前我从同类那里见过的很多人类一样。”


“也就是说你可以去找其他人吸取精气,如果你在我这里的猎食不成功。”雷奥眉毛一挑,心里隐约有点不舒服,但说不清楚究竟是为什么。


“狐妖大都很随便。”小狐狸眯起眼睛点点头,“只要是有欲望的生灵都可以,几乎没有人会抗拒狐妖的请求,不过最后到手的质量参差不齐罢了。”


雷奥不置可否,他想起昨天季光虹身上蚀骨化髓般的桂花香气,那简直是浑然天成的媚药。


“你会丢下我吗?”还是不安,季光虹再次开口发问,手指轻轻缠着漂亮的黑色马鬃。


“我说过会带你走。”雷奥淡淡笑道,“不过我也有条件。”


峡谷间的风从身侧呼啸而过,他们依然共享着体温和气息,雷奥大胆地低头用唇碰碰他光洁的额头,小狐狸瞬间面红耳赤,慌乱地用伞挡住自己,躲躲闪闪的眸里却满是惊喜的光芒。


“你不能去碰别人。”同类眼中人类僭越的要求,季光虹把这句话听到心里掂来掂去,话到嘴边只有捺住羞赧和兴奋的应允。


“那你可要喂饱我。”白皙的手臂环到人类青年的腰际,他宽大的袖子里灌了风,悠悠然向身旁荡开,嫣红的花瓣一路飞舞。


“我们快要到了,穿过这个峡谷。”雷奥深吸了口气,纯黑的骏马发出一声清亮的嘶鸣。季光虹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眼里泛起粼粼的波光。


“是大海。”他回过头莞尔一笑。


***


傍晚的海边小镇气氛静谧而安详,马蹄踏在石板路上的声音渐渐放缓,沉重的铁艺大门在短促的吆喝声中拉开,浑身风尘的伊格莱西亚大少爷下马向宅邸门前走去,在他的臂弯里卧着一只漂亮的白狐,琥珀色的眼睛羞答答地垂着。


“我回来了,父亲。”雷奥温和地向站在门前的绅士致意,一旁的妇人扑过来踮起脚尖吻他的脸颊,他咧嘴一笑,“母亲。”


“路上一定很累。”伊格莱西亚先生微笑着回身把门打开,雷奥穿着漂亮裙服的姐妹们嬉闹着围过来,年幼的几位好奇地打量着他怀中毛茸茸的小兽。


“这是狐狸?”最年长的少女矜持地打量着化作原形的季光虹,眼里满是好奇。狐妖身上洁白无瑕没有一丝杂毛,微微下垂的眼角染了一抹嫣红,模样甚是可人。


“路上捡的。”雷奥忍住笑看狐妖被看得害羞的小模样,话说得很随意,但抱着他的手说什么都不肯松。


“我能摸一下吗?”最小的女孩子扯着他的衣角满脸期待。


“没关系的。”季光虹的声音突然在脑中轻飘飘地响起,等雷奥回过神来的时候手上已经被小小咬了一口,小狐狸轻盈地跳到女孩怀里,尾巴很讨巧地晃着盘成一团。


“妈妈我们可以养它吗?”女孩惊喜地抚着狐狸温软的毛皮,“您看它好乖。”


“你大哥带回来的?”雍容的女主人半靠在沙发上浅浅地笑着,“可以,但它不能进你们的卧室,也不要和它独处。野地里来的生灵,不知道有什么危险。”


“不能进卧室?”最先失声发问的人是雷奥,周围投来疑惑的目光,他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有些慌乱地解释:“呃,其实……我是说,嗯……它毕竟陪了我一路,习惯了和我一起睡……”


“嗯……那就好好洗一下。”伊格莱西亚夫人慈爱地点点头。雷奥如释重负,抱起小狐狸转身上了楼梯,盥洗室墙边巨大的椭圆形木盆里注满温水,他把季光虹放到一边放衣物的软垫上,蹲下身子与他平视。


“好,现在——你先还是我先?”雷奥低声问道,狐妖甩甩尾巴“噗”地一声变回人形,白嫩的脚丫正好搭在雷奥肩上,他看着雾气缭绕的浴盆眨眨眼睛,宽大的白袍从肩部滑落,堪堪停在胸前,布料边缘粉色的浅晕若隐若现。


够了——雷奥移开目光按住他想要抽开腰间绸带的手,打横抱起对自己在做什么毫无知觉的小狐狸放到浴缸边上,随即转身拉上帘子把两人隔开:“你先。”


里面的狐妖显然是闹了小性子,尾巴把水面拍得啪啪响,雷奥掀开帘子往里扫了一眼,迎面看到的是雪白漂亮的腰线,留着兽耳兽尾的少年身上不着寸缕,觉察到他往里看忙扯了尾巴围在腰上,脸在蒸汽里红得通透。


“你又不陪我洗……出去。”季光虹把脸埋到双膝之间,泛着绯色的肩胛向上耸起,圆润的水珠顺着线条好看的脊背滑落,雷奥看得微微发愣,但还是转了身,挂好帘子听着里面的水声哗哗响。


等雷奥也洗好的时候晚餐时间已经开始了,小狐狸浑身上下被毛巾擦得洁白蓬松,乖乖地卧在雷奥穿着黑马裤的腿上,脖子上被系了根粉色的缎带,细密的蕾丝边蹭得脖子发痒。雷奥用餐的动作优雅轻快,他看得入了迷,误以为他饥饿的女仆在雷奥脚边放下一盘食物。然而初次吸食人类精气后的小狐妖已经食髓知味,对人类的食物毫无兴趣,小眼珠盯着头顶雷奥的喉结转了又转,心里满是想要大快朵颐的冲动。


饥饿感,或许还有别的什么。


夜雾像往常一样弥漫起来,房间里的四柱床温暖柔软,雷奥落下厚重的天鹅绒窗帘,回身看见季光虹半靠在自己床头,不知何时换了件绯色的袍服,依然是东方的样式,领口交叠下摆叉开,衬得露出的肩颈和双腿如粉雕玉琢,他嗅到空气中淡淡的桂花香气,走到床边坐下:“你饿了?”


“嗯。”季光虹唇角微掀旋出自己的小尖牙,眯起眼睛去揽他的脖颈。双腿向两侧盘开,一个毫不设防的天真姿态。


“我现在是你的猎物了啊。”雷奥温和地笑着,伸手扯开自己睡衣的领口。季光虹把软乎乎的脸蛋贴到他的侧颈,手指羞答答地往下滑。


“昨天晚上我以为你会咬我。”人类青年看着坐在自己怀里呼吸急促的狐妖,他的体温在渐渐升高,大概是进食时的正常生理反应。


“那是吸血鬼。”季光虹歪着头看他两眼,微微气喘。“狐妖获取食物不会见血,只是……需要尽可能多的身体接触。”他想着想着突然红了脸,“雷奥这种供应方式维持不了太长时间,所以我……每天都需要进食。”


“我大概明白了。”雷奥把手指插进胸前蓬松的栗色头发,轻轻揉搓起那对白色的尖耳。季光虹点点头没了话,他不是不知道那些更令人难以启齿的做法,雷奥吻过自己——可这是一种不知道该怎么定义的西方礼节,或许是在颠簸中无意间碰到的。他中意的人类青年是个善良正直的绅士,不会对自己做出任何非分之举。


“骑着纯黑骏马的年轻人,很帅气。”他想起自己在南洋航船上碰到的仓鼠精,他很热情地在甲板上拿着谷粒为他占卜,大麦小麦燕麦乱七八糟撒了一堆,深色皮肤的俊朗青年用手指扫着谷粒,很夸张地在自己脸上比划,“眉毛有那——么粗。”


“什么嘛……”那时的小狐狸刚活了一百多年化成人形,还不太懂怎么认人识物,只是懵懵懂懂地红了脸,天真无邪的样子让对面看了忍不住发笑。


“然后呢?”他小手拉了他纱笼的下摆,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更多。


到最后也没问出来结果,他所求问的是太遥远的未来,名叫披集的仓鼠爱莫能助,于是他继续流浪,走走停停耗到成年。


季光虹想到这里忍不住小小地抬头看了眼雷奥,的确是英气十足的粗眉毛,而雷奥也察觉到怀中的狐妖在看自己,内心突然涌出一个问题。


“你想在我身边留多长时间?”他尽可能平淡地问出这个问题,他们物种有别,东方狐妖有长得不像话的寿命和轮回,自己作为人类短暂的生命或许不过是他眼里的昙花一现。


“很长。”季光虹浅浅地笑着看他,看着看着眼里突然泛起不安,“怎么,你想毁约?”


“我会死亡。”雷奥摇头,在季光虹面前他连自己的成家问题都不去想。


“这个……问题不大。”狐妖鼓起小脸想了半晌,目光试探着把手伸向人类棕色的发丝,指尖轻挑割下细细的一缕。雷奥好奇地看他拿着自己的头发手指翻飞,随后小心翼翼缠到颈间的红线上。


“这是狐妖的法术?”


“算是?”泛着淡淡光泽的玉坠映着一旁细小精致的绳结,季光虹把身前的衣襟拢了拢,耐心向他解释,“狐妖第一次觅食遇到的人类不同于其他猎物,你身上有我的气息,我现在也带上你的。”


“这样的话……无论怎样我都能找到雷奥。”他还是那么容易脸红,小手不安分地在身前扭动来掩饰自己的青涩,“也就是说,无论将来在什么时候,你变成什么样子……”


“你命里有我……我也是,你信这个么?”狐妖显然有点紧张,但还是抬起头与他对视,琥珀色的眼眸纯粹澄澈,像是密林里融了秋色的湖。


如果雷奥摇头他就索性当面给他算一次好了,季光虹开始飞快地回想自己所知的手印和结阵——但这些想法显然是多余的,下一秒人类青年清爽干净的气息铺天盖地般将他包围,小狐狸在令人眩晕的惊喜中被一把抱了个结实。


“雷,雷奥……”他伏在他肩头,浑身滚烫结结巴巴。


“我信。”


一个坚定的回答。


【TBC】


下半部分大概就不会太安和了(土下座orz


关于光虹被诬陷成祸害以及之后的种种(躺平。


然而有肉(划掉w

评论

热度(88)

  1. 几分相似Death Prox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