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分相似

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

漂亮朋友(11)

03侧邻切:

1.娱乐圈ABO,尤里中心!!!


2.主奥尤,副维勇


富N代奥×练习生尤,国民男神维×18线男团成员勇


3.本章维勇戏份偏多!






“神秘男子携俄罗斯的妖精出逃!!”


 


这条新闻当天一举就登上了各大社交网站热搜,新闻图翻来覆去就那么几张,一个发色、身形像是尤里的人坐在机车后座,搂着某中亚面孔男子的腰,身上穿着明显大了一号的外套,整张脸埋在对方后背上,骑车男子的面部没有任何遮挡,大有不怕你拍的意思。


 


照片来自于几个自称当天偶遇了尤里的迷妹,手机渣画质仍然不妨碍大家一眼认出那是自家爱豆,没办法,迷妹在遇到真命爱豆的时候个个都是福尔摩斯。


 


大家一开始也就抨击这种追星不理智,会妨碍偶像正常生活之类的。乍一看没什么,直到神通广大的迷妹、网友们扒出了该男子的身份……


 


奥塔别克·阿尔京。


 


Light Blue-A娱乐公司CEO,哈萨克斯坦的阿尔京家族继承人,祖上有人在战争时代立过军功,是完全足以被写进历史书那种级别的英雄,加上现在其家族是哈国内商业巨头、纳税大户,本国人民常亲切地称呼他们家族为“哈萨克斯坦的英雄”。


 


更令人兴奋的是,这位“英雄”还是个alpha!


 


这样新闻又炸了一波——“哈萨克斯坦的英雄携俄罗斯的妖精日本飙车!!”“英雄&妖精出逃!”“英雄&妖精恋情疑似曝光!!”“CEO的傲娇小妖精!”“霸道总裁带带我!”……


 


尤里看着越来越魔幻的新闻走向,觉得搞笑又无语。


 


旁边的雅科夫就相对不淡定了,他原以为奥塔别克是个靠谱的,没想到还是出了这种事儿。


 


“俩人不知道还要在热搜上挂几天,还恋情?!明天赶快澄清!要不是看在顺便又火了一把的份上!哼!又是个熊孩子!简直和维克托当年一样不省心!!”


 


“嘛~雅科夫!他们出道不久,这样曝光一下不是刚刚好!”维克托热心地刷着手机新闻,笑得嘴又咧成了心型“哇哦~尤里!都有迷妹写你俩的奥尤同人了诶?!文笔不错呢!”


 


“啰嗦!”尤里抄起一罐可乐招呼过去。


 


那天奥塔别克去找他的时候,机车开不进去,只好停在巷子外,结果意外发生了这样那样的事,两人匆忙进行了临时标记,后来从巷子里出来的路上都魂不守舍,被还没走的几个妹子拍下照片,二人骑车扬长而去才算摆脱了混乱。


 


尤里觉得一直被外界乱猜测关系很烦,奥塔别克原本是个低调的人,这下连他的SNS都被大家挤爆了,这样打扰别人生活很不好,尤其是还有很多人开始把他封为新男神,在评论下大胆表白,甚至很多自己的迷妹跑去说一些奇怪的话……如此种种,尤里都感到莫名不爽。


 


所以他更新了SNS,附上一张正儿八经的猫耳自拍照,企图转移注意力。


 


我的粉丝就好好看着我啊!


 


确实没多久,这张照片就受到了足够关注,他手机提醒根本停不下来。


 


卧槽……奥塔别克那个万年不上SNS的家伙居然在这时候评论自己了!?


 


“很可爱”


 


三个字,让刚刚站稳奥尤的妹子确信自己押中了!!


 


这霸道总裁语气!!连标点符号都不屑打的风一样不羁的英雄!!隔着屏幕仿佛都感受到了总裁嘴角微微上扬的弧度!!!今日普天同庆!!明日天堂再聚!!有太太写文/产图么?!有大佬开车么?!在哪儿刷卡麻烦带带我靴靴!!


 


尤里不禁怀疑这人是不是故意的?


 


结果其他人也开始集体搞事,维克托、勇利、披集、季光虹等一系列网瘾青年/少年纷纷在评论排起了队形。


 


“很可爱”


 


“很可爱”


 


“很可爱❤”


 


“很可爱”


 


……


 


卧槽……那个破坏队形的小心心你恶心到我了,对方拒绝了你的小心心,麻烦这边滚谢谢……这些人简直有毒!尤里关掉手机提醒,把脸埋到自家阿喵软乎乎的肚皮里寻求安慰。


 


尽管马上作出了解释,顺便表达了“望理智追星”的提醒,这段故事一直在后来很长时间里都被人们津津乐道。


 


然而谁都不会料到,这一页真正翻过去的原因,是几天后勇利被某个八卦营销号爆出了不雅照。


 


晚上八点黄金时间,这个出名的八卦号一连放出数张勇利衣衫不整被另一男子搀扶着进入酒店房间的照片,照片十分模糊,却足以辨认出勇利的脸,他的衬衣领口大开,甚至连皮带都是松垮的,和同行的男子姿势极其暧昧,可无论再怎么处理图片,大家都无法辨认出这名男子的身份,拍得真是恰到好处。


 


爆料者声称来自于知情人士匿名投稿,还有更多另一男子的清晰照,将在三天后爆出。


 


第一时间,雅科夫就找到公关开始活动,勇利的反应却很奇怪,他坚称不记得做过这种事,虽然那身衣服确实是自己的,看起来也像极了自己。


 


雅科夫很生气,现在只希望花大价钱也好,至少先把“另一男子”的料给处理掉,绝对不能被爆出来。


 


因为他们几个人几乎一眼就能认出那是谁。


 


虽然照片中只露出了难以辨认的局部,熟悉的人当然能一眼认出,那就是维克托!!


 


索性照片拍摄角度太过刁钻,甚至还经过了特殊处理,目前为止还没有外人猜测出“男子”的真实身份。


 


可谁知道三天后会怎样?


 


其实勇利的anti一直存在,他们控诉胜生勇利作为一个原十八线男团成员,明明都要退出娱乐圈的,究竟是怎么突然获得机会重新出道,还能得到维克托幕后操刀提携这种超豪华待遇?他不配把维克托从世界手里夺走!


 


眼下被曝出这种料,黑子们简直乐得像中奖,整天乐此不疲扒皮分析,很多人推测说“另一男子”其实是总公司一个高层,俄罗斯人,家里是政商界名流,包养了勇利,当初退团就是因为勇利野心巨大,一直觉得原来的男团太次,所以早早铺好了后路,现在被爆出黑料是因为金主落马了,没了靠山当然要完蛋,随便谁都敢整他了。


 


甚至还有人上升到组合、公司,说YR还没真正火起来就要黄,高层太混乱,Light Blue-A那么大的手笔全部要完。


 


从照片上大致能判断是一年前的公司晚宴,胜生勇利确定,自己人生第一次和男神说上话是在今年一月!自家温泉里!!


 


可他活了24年也不相信,自己根本没做过的事,会这样被另一当事人坦然承认。


 


“勇利,你真的不记得?”维克托看起来十分意外。


 


他的脸上没有往常那种对什么都不上心的笑容,而是十分严肃。


 


“以前的公司晚宴我只会跟自己组合的人一起,要么就是一个人,怎么可能……”


 


“你那天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心情不好,一个人喝了很多香槟”维克托怕他不信,掏出手机来“我好像还拍了照的……”


 


直到他把照片拿到勇利眼前,铁证如山,那天的事才从记忆最深处角落一点点清晰起来。


 


完了。


 


他的体质和身为九州汉子爸爸一样,一喝高就上天,偏偏第二天还没半点印象。


 


照片里他轮流跟尤里、克里斯、维克托他们尬舞,甚至跟克里斯跳的还是钢管舞!!


 


“你要是不信,我们去问尤里,他觉得很丢人一定还记得!”维克托一本正经。


 


“不用了……”他瘫倒在沙发上“怎么这样……那真的是你送我回的酒店房间。”


 


面前的人点点头。


 


“你还说如果比舞赢了,就要我为你作曲编舞。”


 


啊……那时候的自己究竟是怎么提出这种不要脸的请求啊!!


 


勇利奄奄一息。


 


“维……维克托,那我们回房间之后呢?”他小心翼翼的紧张试探。


 


气氛因为这句话而暧昧。


 


维克托觉得好笑,他蹲在沙发旁边,脸凑近了勇利脑袋。


 


“之后你想怎样?”他眼中故意传递出误导性的戏谑。


 


勇利一秒就红了脸,他是真的不记得了啊!连被维克托扶回酒店都不知道。


 


“之后……”这人还故意大喘气。


 


“我们……”


 


“唱了一夜《喀秋莎》”


 


“哈?!”


 


“是啊……勇利的体力真是很好呢,明明和三个人尬舞都完全不会累,回房间还一直唱,我怕你醉了会出意外,就想等你睡下再走,结果你一直唱到凌晨5点……”


 


“我好像还有录音你要听么?”


 


“不不不……不必了……”


 


勇利吓得要死,想从沙发起身却踩到了地上的易拉罐,结果直接迎面扑过来,维克托下意识伸手去接,也许是重心不稳,也许纯属意外,俩人一齐栽倒在地。


 


总之等勇利回过神来,他已经把自己的男神地咚了。


 


他心目中12年的男神,现在正躺在地上,银色的柔软发丝散乱开来,像盛放的蒲公英,对方还面带笑容看着他,从来没在这个角度看过维克托,勇利发现自己再也移不开眼睛,这是和自己一起吃猪排盖饭、一起泡温泉、一起练舞、一起谱曲、一起……临时标记了的维克托,这个人在过去半年里提供了足以改写以往24年人生的决定性帮助,这个人已经融入他的生命力不可取代,这个人硬生生把自己变得再也离不开他……


 


这样优秀的人,一直有很多人想把他从自己身边夺走。而现在,因为一场彻头彻尾的误会,这些充满恶意的人一下子都跳出来“光明正大”叫他滚。


 


他突然很害怕,世界上有这么多人想夺走他,未来又有那么多不确定,漫长人生里,无论哪天、无论出于什么原因把维克托弄丢了……他光是想想就完全不能接受。


 


在遇见维克托之前,他从不曾对人产生过这种感觉,能这么珍惜一个人很不容易,他不敢再奢望其他的,只要能一直这样、在一起就好了。


 


连这也不行吗?


 


“勇利……哭鼻子可不能解决问题哦。”


 


维克托用泛着暖意的指尖替他揩去即将溢出的液体,但还是有些断线的水珠砸到了维克托脸上,勇利觉得不好意思,想要起身,却早被维克托的手臂固定住无从行动,对方伸出另一只手,虔诚的把他脑袋按到自己胸口,像安抚爱哭的小孩子那样轻轻拍着勇利后背。


 


“勇利啊……其实很崇拜我吧?”


 


“你房间里原来有很多我的海报,小维的名字其实也和我有关,第一天见面被我握住双手的时候,你在发抖,是因为紧张激动吧?”


 


勇利一句都无从反驳,只能沉默。


 


“勇利以为自己很差劲,其实我们都觉得你很厉害”看到怀抱里的人还是很消沉,维克托想了想“你可以一次跟三人比舞连胜,期间切换三个舞种!即便如此,还无压力高唱一夜《喀秋莎》,还有人比你更值得引起我的关注么?!”


 


“喂!”勇利尴尬却被逗笑,生气地捶了他手臂。


 


他又伸手去擦对方眼泪:“终于笑了啊,勇利~”


 


“之前我一直在想,除了作曲、作词、编舞这些,作为陪伴在身边的人,我还能为勇利做些什么,或者以什么身份而存在,直到这次的事情发生,你知道我是很怕麻烦的人,尤其是这种无理取闹的‘麻烦’,可意识到最佳解决办法的时候,我竟然很开心,也觉得自己可能找到了答案。”


 


伸手捏住勇利下颌使对方只看向自己,他看见亚洲人特有的深棕瞳孔闪闪发亮,里面印着自己的脸,眼角挂着泪花。


 


“有些话,不管你作何反应,我只说一遍。”他另一只手已经伸进了口袋。


 


“我想让全世界看见勇利真正的魅力,绝不是说说而已,对这一点深信不移,但从来不能接受任何人和我抢,所以原谅我,习惯了先下手为强。”


 


勇利觉得自己疯了……


 


眼前的维克托,为他戴上了一枚金色闪光的戒指!


 


右手无名指上的阵阵冰凉触感,顺着血压循环流经全身,回归大脑,向他重申这个事实。


 


“这是订婚戒指,等YR成为年度最佳新人组合时,就结婚吧。”


 


勇利还是呆愣的。


 


“我数出‘五’的时候,勇利如果没有反对,我就当做是同意了哦!”


 


维克托看着勇利,露出满是诚意的笑脸。


 


“五。”


 


“好了现在不可以反悔了!!”维克托自顾自把浑身僵硬的勇利揽入怀中。


 


才不会放开呢!


 


 




明天完结~


今儿是个好日子,一下发了两对儿的狗粮!


祝尤拉奇卡小宝贝儿生日快乐!!‹‹\( ˙▿˙ )/››

评论

热度(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