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分相似

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

生日快乐

沒力史翠普:

生日快乐 by 没力史翠普yucaio 20170301


      


#奥尤 #YOI #yurionice


        


夺得金牌之后,赛事进入尾声,选手们纷纷离开巴塞隆纳,各自归国。


   


尤里随着雅科夫、莉莉亚回到俄罗斯,维克多却大有待在长谷津不回俄罗斯的打算似地随着勇利回了日本,不过随着维克多准备重回竞技的舞台,大概勇利也会随着转到俄罗斯来训练吧!


      


尤里今年的生日格外丰富,除了爷爷与雅科夫之外,向来严肃冷淡的莉莉亚与总爱调侃他的米拉都来了,除此之外,在成年组第一次比赛结交的新朋友奥塔别克也来了,当然还有那两个你浓我浓世界里除了他们俩之外好像没有其他生物的混蛋玩意,夹带着宽子、美奈子以及优子和三胞胎为他准备的礼物一并赶上了他的生日。


      


15、6岁,即便是在俄罗斯依然是不能喝酒的年纪,但当爷爷稍露倦意被大家劝去休息,雅科夫跟莉莉亚也跟着离开后,大伙就玩疯了,到最后根本全都喝嗨了,露出比平常更放松也更无设防的模样。


      


赛季结束后大多数人都处于慵懒状态,由于选手们大多数的时间都在学校与训练中心间奔波,自从成为雅科夫旗下的选手后,只要赛季一结束尤里几乎都会先放个假回爷爷家休息个一阵子,然后再回到训练中心继续锻炼。


      


过去的他总对训练兴致缺缺,但经过这一次成年组实战的洗礼,才深刻感受到,竞技这样的事情,不是自己很强就够了,还有好多很强并且很努力的人,他还需要很多很多......虽然现在的他还不明白那是什么,但他可不打算让那个自以为是的猪排饭老是随意嚷嚷什么拿到金牌就引退或结婚之类的,听到就生气。


      


这次他赢过了猪排饭,下次他可没打算让那只家畜领走金牌。


金牌这种东西,只有他有资格拿到!


      


迷迷瞪瞪从睡梦中醒来,宿舍床铺今天似乎格外拥挤,热得他有些难受,按道理说大家应该都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了,怎么还会挤?棉被早被尤里踹到床下去,怀里一团毛茸茸的是自家猫咪,背后热呼呼的那是什么?


      


尤里松开猫让它下床去觅食,这才撑起身体看向自己身后,只见一张连在睡梦中都拘谨严肃叫人看不出表情的脸,平静的躺在他的床上,黝黑手臂轻搂在尤里腰上,随着他起身的动作而滑落到被单上。


      


严格来说,比起尤里还有些纤细稚气的脸,只大他三岁今年才刚满十八岁的奥塔别克大概是因为总是面无表情的关系,看起来格外成熟,跟那个软趴趴动不动就哭丧着脸的猪排饭或是不负责任的维克多完全不是同一类型的人。


      


完全想像不到奥塔曾经在夏令营那个时候仰望着他,虽然不想承认,但过去以来他对奥塔别克的印象一直都是严肃认真,没有特殊缺陷也不会困惑的人,他是真的想不到他曾经让奥塔印象深刻,更想不到在巴塞隆纳时,会毅然决然跳上他的摩托车,然后跟他成为朋友。


      


跟尤里习惯穿着宽松衣物睡觉不同,奥塔别克衬衫的领子仅仅松开了几颗,衬衫睡了一晚早已皱巴巴的,他似乎睡得很熟,跟可以粗暴对待的猪排饭或维克多不一样,奥塔别克是尤里第一个"朋友",对他的含意有些特别,他犹豫片刻,最后还是没有吵醒奥塔别克,轻手轻脚的下床离开房间。


      


宿舍里,大多数人都出门了,雅科夫跟莉莉亚在俄罗斯原本就有住所,爷爷被他们安排住在亲属宿舍,不知醒了没,以爷爷的个性大概早就已经醒了吧?可能像往常那样,帮他做上一盘皮罗什基,接着就开车回乡下。


      


果然,才推开房门,就看见公共的餐桌上放着一盘还留有余温的皮罗什基。


      


到目前为止,虽然有点宿醉的轻微晕眩感,但尤里心情还算不错,直到他看到皮罗什基旁边维克多欠揍的留言--说什么帮他庆生完之后他们要去度假? !居然飞去京都了,维克多说是要做什么神社修道之旅,气得尤里脸黑得不能再黑,他就知道那两个混蛋总是这样随随便便的!哪有人为人庆生就随随便便的飞来又随随便便的飞走的!


      


气归气,想起自己卧房里还在睡觉的新朋友,尤里还是忍住了咆啸的冲动,转而看向一旁沙发上堆得高高的礼物,那都是大家昨晚带来的,他跟自家猫咪一起蹲在沙发上,慢条斯理的一个个拆。


      


除了优子跟美奈子他们送的礼物(有老虎或豹纹图案的衣服或帽子)令人舒心之外,就是宽子中规中矩的礼物,猪排饭送了他手套,维克多──什么也没送,气得尤里又将手机摔出去,接着,他的房门忽然被推开,即便睡眼惺忪还是一派正经的奥塔别克走了出来。


      


「啊,你醒了,要刷牙洗脸吗?浴室里有备用的。」


      


「嗯。」奥塔别克默默的走向浴室,等尤里拆完所有礼物,把收到的礼物收进柜子里,端详了原本已经被摔得有些毁损的手机外壳和崭新的豹纹手机壳半响,还是无法下定决心换上。


      


他一焦躁就摔手机的坏习惯始终无法改掉,这个手机壳根本直戳他的喜好,上面还用闪亮亮的亮片镶上了他的名字,要是摔坏了怎么办?


      


「怎么了?」梳洗完毕的奥塔别克带着湿润的水气在尤里身旁坐下,明明两人并没有靠在一起,奥塔别克用的也是他惯用的沐浴乳,气味却与他平时洗完澡出来的感觉完全不同,他还是一派沉稳让人摸不着想法的模样,表情严肃认真,但宽敞的客厅中却充满压迫感。


      


独属于奥塔别克的存在感,让尤里一瞬间有些不自在,他从来没处理过这样的状况,身为早早就天赋惊人的种子选手,他跟大多数人总是隔着一段距离,过去也从来没有谁能入他的眼。


      


扣除那对笨蛋情侣之外,就只有奥塔别克是他认定的「朋友」(米拉虽然也是朋友但感觉似乎跟奥塔别克不太一样),这个他的「手下败将」,他似乎没办法用无视的方式掩饰自己的不自在,


          


「没什么,只是在考虑要不要换手机壳。」


      


「你喜欢这个手机套吗?」


「嗯,虽然不知道是谁送的,但很喜欢。」


      


「这样吗?」奥塔别克的视线微微往右飘了飘,想起昨晚喝得醉了,小野猫扑在身上絮絮叨叨跟他抱怨的那些琐碎小事,他想,这个心防这么高的傲娇小猫,大概从来不知道自己也会有那么可爱的一面吧?


      


他一直看着他,自然知道他最喜欢的颜色跟样式,这个手机壳是奥塔别克赛后挤出了时间硬是琢磨出来的,世上独一无二,只属于尤里的。原本,他还担心着他不知会不会喜欢,现在看来是不用担心了。


          


「喜欢就换上,还是,你怕控制不住自己摔坏他?」


          


「我!我才不会!换就换!」像是被戳到痛脚一样,尤里不由自主地跳了起来,三两下换好手机壳后,捧着那个仅仅只是换了外壳就像换了新手机一样的东西,迟来的懊恼又涌了上来。


      


「好看吗?」


      


「……好看。」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尤里最大的优点就是即便傲娇别扭,还是不会掩饰自己真正的想法,喜欢的东西他就是难以抗拒啊!


      


「放心,他很耐摔的,有你最喜欢的图案跟花样,这里还可以扣起来,这样就能保护萤幕不受伤了。」奥塔别克轻车熟路的接过手机,一翻一勾就将手机皮套整个盖上,尤里这才发现原来这个手机套折叠起来跟展开的图案并不相同,朝外的那面是他喜欢的花纹加上短短的羽毛扣饰,朝内的却是纯白羽翼,就像他在跳AGAPE那支舞码时所选择的舞衣一样。


      


「奥塔……你怎么会知道?」怎么会知道那支舞对他的意义?怎么会知道这个手机套的特别之处?


      


「……」面对尤里的困惑,奥塔别克沉默了片刻,他看似镇定,耳根子却已经不自觉的红了起来,只是尤里并没有发现。


      


「奥塔?」


「生日快乐,尤里,这是我亲手做给你的礼物,你喜欢,我很高兴。」


      


「胡……胡说什么啊笨蛋!」


      


「对了,维克多要给你的礼物寄放在我这里,他让我今天再给你。」奥塔从一旁的行李袋里捞出一个精品提袋,里面装着有点重量的盒子,不知装着什么。


「欸?」


      


「拆开看看。」


      


「喔。」尤里有点粗暴的拆了包装,打开有点重量的盒子才发现里面装着一对手环,尤里对名牌不太敏锐,并不知道那上面有着锁头与钥匙图案的手环代表什么,奥塔别克也对此一无所知。


      


盒子里附了一张维克多随意写下的卡片,说是送给小猫跟小猫的第一个朋友的礼物,纪念小猫的生日及他们的友谊。


      


看到卡片的瞬间尤里楞了一下,奥塔别克不自在的转开视线,但最后,其中一个白金手环还是被看似粗鲁其实非常温柔的硬塞入奥塔别克手中。


      


「既然我的编舞家都这样说了,你就收下吧!喂!先说好了不准不收啊!你自己问我要不要当你朋友的。」


      


「嗯。」奥塔别克怔楞片刻,忽然轻轻地笑了,他自然不会承认自己的朋友论是别有用心,但没想到维克多看出来了,更没想到小猫傻里傻气的入坑了。


      


AGAPE所代表的爱广袤无垠,是一心奉献不求回报的爱,但是他其实很贪心,目光追逐一个人久了,会渴望他回过头来看看自己,会渴望自己可以入了他的眼,他的心,此后,占据他所有的意志。


      


「谢谢。」此刻,虽然很想给他一个紧得喘不过气来的拥抱,但是,要克制。五年前的惊鸿一瞥,有了他奋力追逐的此刻,现在的忍耐,是为了更长的以后,他有耐心,一点一滴鲸吞蚕食。 「生日快乐,祝我们的友谊。」


      


奥塔别克将手环套进手腕,轻轻的碰了碰尤里的鼻子,惹得他脸红了起来,尤里炸毛似地拍掉他的手,又很快将他的手捞了回来。


      


奥塔别克的体温很高,掌心干燥而温暖,那个窄而细的手环戴在他手上看起来一点也不突兀,是如此自然。他粗鲁地将自己的那一个塞给他,奥塔别克从善如流的帮他戴上,在那一瞬间,仿佛两人交换了什么一样,心中的不安跟焦躁不知为何消失无踪,尤里忽然笑了起来。


      


「爷爷早上离开前帮我做了我最爱吃的皮罗什基,你还没吃过吧!」


「嗯。」


      


「哈萨克人可以吃猪肉吗?」


「部分不行,但我的宗教是可以的。」


      


「吃吃看吧!这个是我最喜欢的食物了。」


      


两个人坐在餐桌前,戴着维克多送的成对手环,吃着即便是冷掉也非常美味的皮罗什基,奥塔别克眼角余光看见尤里随手放在一旁的手机,唇角上扬,只觉得这是个特别美好的早晨。


      


在他辗转许多地方修道的路上,也会有挫折或觉得自己很失败的时候,但他想,总有一天他要来到这里,总有一天他要站上那最后的舞台。俄罗斯啊,曾经让他挫败,曾经让他满是动力,如今,仅仅是待在这里,待在这个人的身边就让他感觉满足。


生日快乐,谢谢你,让我来到你的身边。


      


我的AGAPE。


      


      


#啊第一篇我都得磨好久跟角色还不熟啊QQ


#想写的梗大概第二篇才写得到



评论

热度(21)

  1. 几分相似沒力史翠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