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分相似

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

漂亮朋友(12)完结

03侧邻切:

1.娱乐圈ABO


2.主奥尤,副维勇


 富N代奥×练习生尤,国民男神维×18线男团成员勇


3.本章奥尤为主,有前男友JJ出没!






所谓“胜生勇利不雅照”被曝出的第三天,维克托和勇利的SNS发出了同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两人分别身穿一年前那两套西装的背影,他们的手紧紧交握,维克托的左手,勇利的右手,同款金色戒指在无名指上熠熠生辉。


 


配字“一年了”


 


这下情况一目了然,之前各种好事者纷纷打脸,勇利真爱粉表示不离不弃还好等到你,维勇CP粉已炸成天边烟花,而之前的黑粉,现在连吃瓜群众看到了都人人喊打——人家一对儿AO好好谈恋爱的,你们这些人连维克托都睡不到还瞎比比什么?!之前的黑料编得可比金主文都好看!


 


说公开就公开,在披集的带头下,一连几天公司里所有人看到二人都要祝一句“新婚快乐!”。


 


明明还没结婚啊……勇利十分恐慌。


 


YR拿了最佳新人组合奖就结婚?如果没有呢?


 


维克托一甩刘海表示这不可能,麻烦看看你的制作人是谁。


 


勇利,害怕。


 


YR组合两个成员近期花式上头条,发展势头很猛,直接趁热打铁出了张迷你专辑,又是由维克托亲自操刀完成,围观群众表示这年头买个专辑都要被虐狗哦。


 


除了音乐,二人也在其他方面也有了起步。


 


勇利成为了某大型户外探险综艺节目的第二季常驻成员,动辄要满世界跑着流汗,时不时还受个小伤流点血,不过维克托都会在第一时间从各种神奇的角落冲出来嘘寒问暖,后期师傅竟然也不剪掉,光明正大放出来虐狗,请勇利参加节目就随时可能掉落维克托一只,反正也不收额外出场费,这波不亏!也就是因为这节目,勇利的国民度提升了不止半点,毕竟是金牌电视台滚动重播。


 


尤里则开始在影视作品里有了戏份,最近一个是在俄日合作电影《误爱》里演男三——一个暗恋女主的傻白甜小学弟,巧的是,这部片子男主刚好是JJ,许久不见,重逢画面倒是精彩极了。


 


进剧组第一天,尤里以为绝对会跟那家伙打起来,结果对方态度一改平日,结束第一天的拍摄,JJ就说想找他聊聊,尤里觉得他吃错药了,但对方坚持。


 


“有什么废话快说,我等会儿有事儿!”


 


“哦?有约?”JJ笑得很暧昧,带着一如既往自命不凡的痞气。


 


“要你管?”尤里一个白眼就翻上天。


 


自从几个月前自己在小巷里吻了奥塔别克,两人的关系在随后几天短暂的别扭中正式升级,从前所有说不清道不明的也就无须再说,只是长时间工作繁忙,基本找不到空闲聚聚,刚好今天在同一个城市,奥塔别克说来剧组接他,结果他竟然被JJ这家伙扯到天台喝西北风讲废话。


 


真是气死人。


 


“你还是那么容易生气啊……”对方像是想起了很久远的往事。


 


其实也就是一年前,去年夏末秋初的时候,尤里和JJ正式跨越了普通前后辈关系,发展出了一段莫名其妙的恋情,明明总在吵架,还真是神奇,尤里至今都不能理解是怎么个鬼迷心窍。


 


大概就是冲动吧,不懂怎么回事,反正还没来得及往下发展就被公司抓包了,很多地方甚至细想都不合逻辑,但人的感情很多时候不就是这么个玩意儿么?


 


被发现之后,JJ很坚决的提出分手,明明最开始主动的也是他!尤里那阵子嫌弃死了这个人,原来一直把自己当成玩物一样呼来换去!也就是这个原因,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对所有alpha都满心防备,尤其是自己职业特殊——混娱乐圈,他更是怕自己哪天真的成了“漂亮朋友”,还因为omega的身份,被玩弄丢弃也无力反抗。


 


说来JJ那时真的很自我,极度缺乏责任感。


 


“尤里”这是他第一次如此郑重喊尤里的名字“真的抱歉。”


 


尤里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可是都过去那么久了,谁还会在乎,大家都成长了。


 


“我问你,去年底,我进入‘封闭训练’是你动了手脚吧?”过去这么久,尤里已经有意无意搞清了当时的实情,既然这样,他也不愿不明不白得了好处。


 


“怎么提起这个……我只是……”


 


“真的是你。”他眺望远处群山,想看到更远“那么早就扯平了,以后还是不要单独见了,很尴尬,而且我总是忍不住想打你。”


 


“我还有个问题。”JJ背朝群山和夕阳,突然勾起嘴角“奥塔别克怎么样?”


 


“哈?!”这是什么问题?关你事么?!


 


“嘁……很好!特别好!哪里都好!”


 


“那么你很喜欢他?”


 


这已经属于个人隐私范畴了,尤里脸上都浮起绯红,脸气鼓成了包子。


 


“不然呢?!”他咬着牙根朝JJ吼出来。


 


对面的人却露出了得逞的笑,背对夕阳向他走来,尤里目睹他在自己面前停下,缓缓探身到耳边。


 


“那么,要好好和英雄在一起啊,俄罗斯的妖精。”


 


“先走了。”这句则是对着尤里身后说的。


 


什么?!


 


他回头,奥塔别克正站在身后五步的地方,脸上被夕阳烧成炽热的西柚色,五官线条坚毅明朗,表情淡定自若。


 


“什么时候来的?”尤里很疑惑。


 


“在你说我‘很好,特别好,哪里都好’……”他顿了下,欣赏尤里慢慢红透的脸颊。


 


“之前……”


 


哈?你这混蛋很早就在旁边了?!


 


“你刚才就这样看着?”看他和那家伙待在一起那么久?!


 


尤里愤愤冲上前,仿佛只要身高允许,马上就会攥着对方领子把人揪起来质问。


 


“无所谓,反正我很好、特别好、哪里都好”奥塔别克说着自己都发笑了“比他好得多不是么?”


 


尤里不再和他斗嘴,默默把一张红脸藏进夕阳。


 


 


 


 


 


 


后来的日子,YR的发展真算得上顺风顺水,时间随着秋冬更迭来到年底,12月的时候,意识到这一年就要过去,尤里甚至十分恍惚,去年的这个时候,自己还在家里,与公司、出道之类的事断绝了联系,心里怀揣着大大的梦想,身体却匍匐在世界不为人知的角落,随时可能被遗忘、埋没,那段日子现在想来都很灰暗,也很危险,要是真的不能出道了怎么办。


 


还好从来没有什么如果,这样我们就不会在任何一种假设下错过应该遇见的人和事,人生在世,这是不幸中的万幸。


 


12月底,跨年之前,YR组合终于动身前往俄罗斯参加典礼,尽管能否获得“最佳新人组合”在颁奖前1小时才知道。抵达机场的时候,来接机的粉丝涌满了整个大厅和通道,最后他们不得不走了VIP,这一切令尤里有种自己作为征战海外的战士荣归故里的错觉。


 


一出机场,照例撇开雅科夫他们开溜,不远处的车边立着熟悉的身影。


 


他几步冲上去。


 


“爷爷!!!”兴奋的尤里手脚并用抱住爷爷。


 


猛然听到爷爷腰部的脆响才吓了一跳,赶紧又下来。


 


之后在车上吃了爷爷做的皮罗什基,尤里边吃不忘和爷爷分享最近半年的趣事,也介绍了自己的朋友奥塔别克,只是暂时刻意隐藏了一部分内容,他们商量好的,剩下的等尤里成年了再告诉爷爷。


 


爷爷,你的尤拉奇卡已经变强了。


 


颁奖是在晚上,场面不算陌生,他们已在很多个不同奖项留下了自己的名字,但勇利和维克托约定俗成的那个“最佳新人组合奖”指的正是俄罗斯的这一个。


 


直到身材袅娜的女主持人念出了他们的名字,她说的不是组合名,而是“yuri”,在座所有人都懂那指的什么,尤里和勇利一起走上台领奖,之前很多领奖者上台都泣不成声,对二人来说,这个奖分明还有着更多含义,他们看起来却镇定到不可思议。


 


没有泪水,只有微笑。


 


旁边主持人还在打趣,看来二位心态真的很成熟呢!


 


勇利得体地回以笑容,开口:“苦尽甘来多欣慰,何必要落泪。”


 


瞬间场内掌声如潮。


 


“这是我作为胜生勇利出道的第6年,作为YR一员而出道的第一年,当年没能拿到这个奖,没想到今天不期而遇,大概是真的有缘有分,万分感激。过去一年我经历了人生中最动荡的时光,也在那之中明白了‘爱’的真正含义,非常感谢所有陪我度过难关的人们。最后的最后,着实庆幸,从一无所有,到与你相守,时光有限,明知有天会离散,希望陪伴一天,就能坚守一天的喜欢,未来的日子,也要拜托你了。”


 


他深鞠一躬。


 


另一边,外人看来尤里的星途貌似一帆风顺、不曾经历坎坷,可过去一年在生理心理上遭受的冲击挣扎,至今仍然历历在目,加上6年多练习生生涯的苦苦蛰伏……所有一切,终归不足为外人道,千言万语,不如无语,想说的,留与所爱之人多好?


 


他的感言十分简短。


 


“铭心刻骨的是曾经走过的路,不是取得了什么成就,来到了哪个地方,更何况现在只是开始。See you next year,every year.”


 


他的目光看向了远处台下的东南角,好像那里有什么与之对视。


 


是什么呢?


 


他的爱和远方吧。


 


对他、他们来说,这里都只是开端而已。


 


 


 


 


跨年那天晚上,YR参加了俄罗斯某电视台的晚会,节目很靠前,刚结束表演下台,雅科夫便板着脸把手上正接通的电话递给尤里。


 


他不明所以,但一下认出了是奥塔别克的声音,对方叫他到楼下。


 


“墨镜口罩戴好,注意别被拍到。”旁边雅科夫只轻描淡写了一句。


 


楼下奥塔别克等到他出来,鸣笛示意,待人上车。


 


“我们去个地方。”


 


尤里脸上还带着妆,看向他的时候,亮片眼影和酒红眼线衬得双目愈加剔透,那里面是一抹明绿半染清黄。


 


奥塔别克盯了两秒,说:“去你眼里的地方。”


 


面前的精灵忽闪双眸望望他,开口答应。


 


两人在普尔科夫机场登机,飞了两小时,直达摩尔曼斯克,尤里大致猜到了他要干什么。


 


“近期频繁出现极光,我赌今天能看到。”


 


当然,奥塔别克也没忘记在日本看模拟极光时默默打的赌,现在他的愿望实现了,是时候问问尤里,那个一直没实现的愿望究竟是什么?


 


“喂!真的有诶!!”尤里向前方更开阔的平地冲去“快看!现在是黄绿渐变的!!!”


 


他兴奋的样子带着十足孩童稚气。


 


这里正是奥塔别克第一次看见极光的地方,尤里的背影和记忆里他幼年的身影似乎两相并立——现在与过去相依。


 


尤里感觉自己的腰肢被环住,身后的人像只大型犬,把脑袋搁他颈侧轻轻磨蹭。


 


“你说小时候对着极光许过愿,是什么?”身后的人问。


 


“想知道?”


 


“嗯。”


 


“我觉得极光在空中有着独一无二的耀眼,美丽、神秘、强大,所以想成为像它一样的存在。”尤里低声答。


 


奥塔别克轻笑:“现在实现了,你已经很耀眼,而且是我独一无二的。”


 


他情不自禁,在尤里侧脸印下一吻。


 


“其实我以前也对着极光许过愿,现在也实现了,要不要猜猜?”


 


“哈?”尤里才知道原来不止自己一个那么傻“你能许什么愿啊?留住极光么?”


 


他真的只是随口一说。


 


“猜对了,我想知道怎样留住极光。”


 


尤里有些惊讶。


 


“后来六年前第一次遇见你,我就顿悟了——天空的极光留不住,可你的眼里有极光。”


 


“留住你,就够了。”奥塔别克在离他耳廓最近的地方轻声讲,旋律轻缓,胜似童话。


 


尤里脸颊烧红:“你这家伙!脑袋里全是奇怪的东西!”


 


“那我们来说点正经的?”


 


“什……什么?”


 


“结婚时也在这里吧?”


 


“!!!!”


 


尤里真的再也不想搭理这家伙啦!!


 


远方天边,跨年焰火在零点准时燃起,炸裂上天,与极光交相辉映,美不胜收。


 


新的故事,又开始了。


 


 


 


END


 


 


这文是去年12月的脑洞,当时大脑发热想写一个尽量接近原作情节和套数的娱乐圈故事,辅以ABO设定,以出道前和刚出道为重点,结束在他们一切刚刚开始的地方。但是越写偏差越大,有画虎不成之嫌,尽力了,还是有很多东西没能表达出来,算是一次尝试,的确水平还有待提高。


感谢两个多月来对此文表示了惦念的小可爱们,果然同人这种因爱而生的东西,还是要把爱传出去、再收集回来,才能激发更持久的感情,谢谢大家愿意给予回应!让我觉得写文好像也不再是一个人的游戏!


 



评论

热度(229)